孔子认为,因为少年时家庭贫贱,很多事必须自己动手,所以很多粗笨的事情都能干得来,从而锻炼出了多种本领。鄙,是粗俗的意思,“鄙事”就是现在俗话说的“粗活儿”。什么是“粗活儿”?不外那些普通生活、生产中的劳动。


早年读《论语》,对“半部《论语》治天下”不以为然。带团队几年,慢慢学会从传统文化中寻找一些思辨的根基,渐渐知道,由于对传统经典的缺乏了解和缺乏理解,我们错失了不少好东西,只是盲目在向西方求,自己本来就有的倒丢在了一边。最近重读肖知兴的《论语笔记》,感悟又有不同。

【原文】 太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

【译文】 太宰问子贡:“老师是圣人吗?为什么如此多才多艺?”子贡说:“老天本来就要他成为圣人,又要他多才多艺。”孔子听说后,说:“太宰了解我吗?我小时候生活艰难,所以会干一些粗活。”

看到上面的文字,联想到团队一些年轻人,超过25岁了,还从来没去过菜场买菜,貌似还引以为荣。侃价?不会。一些基本的礼仪,不会:不知道照顾同桌吃饭的女性,不知道应该给同行的女生主动拎包,不知道给女生开车门,让女生先上电梯......

办公室的柜子坏了,桌子坏了,就任其坏着,不会去动手修理的。窗户脏了,地上有纸屑了,视而不见。桌布上油渍麻花,胡乱摊着有盒饭痕迹的报纸,视而不见.......

但我看到,日韩电视剧上,经常出现秀气的女生或者帅气的男生,趴在地板上,用抹布用力地擦着地板。我听说,欧洲最干净的国家,德国和瑞士的家庭主妇,她们都会用水来冲洗自己家门前的马路,她们家门前的马路,是可以穿着白衬衣随意在上面打滚儿而不会沾染上多少灰尘的。我也听去过英国的人告诉我,说英国人并不见得比中国人穿的更好,房子也许还更旧一些,但他们家里的卫生间的把手龙头,一定是擦得锃亮的,他们家的地板,一定是一尘不染的,他们的衣服,也一定是很干净整洁的。

看来,一个优秀的民族,除了善于思考,也是很善于亲自动手去做各种“鄙事”的。身手矫捷,头脑清晰,这两者一定是相辅相成的,不会孤立存在。

得感谢我的奶奶,她从小就教我做家务事,上小学的时候,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用抹布擦家具,扫地。那时,对一早上劳动后,家里整洁一新的样子是很喜欢的。我奶奶还特别注重厨房的卫生,家里的灶台是水泥砌的,在她日复一日的擦洗下,水泥灶台闪闪发亮,看上去十分清爽。这给了我一生的好习惯:我总是喜欢把厨房收拾得很干净,所以办公室哪个地方出现了油渍污迹,我会觉得非常不爽。家里长期有钟点工,但钟点工做卫生是比不过我的,也是因为这一点,钟点工对我一直比较服气,因为我不是因为懒惰而不做卫生,只是时间比较紧张。我常常和钟点工开玩笑说,如果我和她一起竞争钟点工的岗位,我的工资一定比她高得多。

也许是从小做惯了各种“鄙事”,所以,我和从事各种“鄙事”的人也很能谈得来。我喜欢逛菜场,那里到处都是我的熟人,卖菜的男女老少都认得我。家里和办公室大楼的保安、清洁女工,和我都认识,还夸我口哨吹的好。小区开电瓶车的师傅,他会告诉我家里的情况,我知道他刚和人打了一架,挂了彩.......

其实,做“鄙事”,是有很多乐子的。摘选一篇网上的文章,是讲孔夫子也能干粗活儿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369cec0100ad69.html

孔圣人也会干粗活儿

   记得我上小学时的历史课本中,介绍孔子时提到有人批评孔圣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于是孔圣人就给我留下了个不爱劳动的印象。直到后来读《论语》,才知道孔圣人不仅书读得好,而且还爱劳动。

   在《论语·子罕第九》中有这样一段话:“大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大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鲁迅短篇小说《孔乙己》中的孔乙己捂住盛茴香豆的碟子,不让孩子们吃,嘴里还念叨着:“多乎哉?不多也!”就来自这段话结尾那句。

   这段话翻译成现代语是:“大宰问子贡:‘孔夫子真是圣人吗?他为什么有那么多本领?’子贡说:‘本来就是上天促使他做圣人,才又让他有这么多本领。’孔子听说了这件事之后说:‘大宰了解我吗?我从少年时即贫贱,所以才能干很多粗笨的工作。有道德修养的人多吗?不多啊!’”(其中:大宰,是古代官职名称,在此是指一个作了大宰的人,大在这里读太,那时大和太是同一个字。子贡是孔子的学生。固,本来。将,是做的意思;将圣,做圣人。)

   这段话是描写有人赞扬孔子有很多才能,是上天选中的圣人。孔子听说这件事之后,说自己从小出生于贫贱之家,是从艰难困苦中站起来的,贫贱中什么事都要去做,因此很多粗笨的工作都能干得来。最后那句“君子多乎哉?不多也!”也是孔子自谦的话,意思是:君子(有道德修养的人)多吗?不多啊!我连君子都不敢自称,更何况圣人!

   人们以往理解这段话,多从孔子为人谦逊的角度来解释,这当然很对。但我今天打算多谈一下“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孔子认为,因为少年时家庭贫贱,很多事必须自己动手,所以很多粗笨的事情都能干得来,从而锻炼出了多种本领。鄙,是粗俗的意思,“鄙事”就是现在俗话说的“粗活儿”。什么是“粗活儿”?不外那些普通生活、生产中的劳动。读了这两句话,我才明白,孔子不像我小时想得那样“不爱劳动”。“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是孔子对自己少年时代经历的简述。可知孔子不仅从小就劳动,而且还掌握了不少技能。因此孔圣人不是“四体不勤”。至于“五谷不分”,我一直认为这对于孔子并不重要。因为术有专攻,孔子的专业是教育学,而不是农学,所以孔子不可以不知道“子曰诗云”,不分“五谷”却情有可原,分“五谷”是神农氏的专业。

   说起古人的是与非,我总想和今人作一比较,以便我们能有所借鉴,继往开来,不断进步。我们少年时,父母的子女较多,对孩子不甚惜之,照顾得远不像我们做父母时那样周到。我们很多事情从小就自己动手作,不动手也没人帮你;而且我们这代人多数都经历过上山下乡,所以都“多能鄙事”而不能读书。

   到了我们的下一代,大多是独生子女,三口之家,即便不很富裕,吃饭也不会发愁。因此孩子们大都不知稼穑艰难,加之父母百般呵护,更不会理解前辈辛苦。无论家庭贫富,大部分孩子不能“鄙事”。有个同事的儿子结婚了,问起小两口的生活情况,那个做了婆婆的同事开玩笑说:“我是儿子和媳妇的保姆,我老公是他们的物业。”

   我们的孩子不能“鄙事”,凭良心说,第一不能完全怪孩子们懒惰;第二也不能完全怪家长娇生惯养。大家想想看,我们的下一代人,虽然不像我们那样,该读书的时候上山下乡去了,但是却被矫枉过正:还没出娘肚子就得接受胎教;出生后没等上幼儿园就得接受绘画、音乐、舞蹈、体育、外语等多种“小神童”的技能培训;上小学后,从一年级就得接受全日制教育,一方面应付繁重的课业,一方面业余时间还要接受那种培养“素质”的特长班培训,以备升中学时加分;到了中学更是苦不堪言,写不完的作业,上不完的辅导班,被占用了业余时间还不算,还要占寒暑假。只要上了学,孩子们忙得连8小时睡眠都保证不了。为了那些“正经事”已经鞠躬尽力了,哪还有时间再接受“多能鄙事”的培训呢?结果怎么样?人才我们没培养出几个,不能“鄙事”的少爷小姐倒是培养了一大批。孔圣人不是“四体不勤”,我们的儿女却真是“四体不勤”了。

   我总爱杞人忧天,常常想,假如有一天我们老得父亲当不了“物业”,母亲也当不了“保姆”了,我们的孩子们怎么办呢?谁为他们去做那些“鄙事”?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以往的得与失只好随它去了,但以后的事我们还得考虑。因此我想提醒一下我的同代人,该放手让下一代人自己干的事情还是赶快放手吧,虽然少年时不能多做“鄙事”,长大成人后多做些也不算太晚。就和以往长期吃膏粱厚味,现在赶快多吃些粗粮蔬果以便预防疾病一样,也算是亡羊补牢之举。也奉劝我们的年轻人自觉地学些生活技能,赶快动手干些粗活儿,尽快的学会自己照顾好自己。因为“多能鄙事”,才能“天纵之将圣”。不然的话,到我们这一代人老得没有“余勇可贾”了,子女们还不能自己照顾好自己,才真是麻烦事。

   中老年朋友多读些书,青年朋友适当多干点儿日常的粗活儿,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