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真要放弃语言了。原来92年有过木村保健室医生和中居女学生不伦,最后还HE了的短剧。这时间也太领先了点。
已经不能用震精来感叹了,因为对某大招重重的西皮用了太多年,让震精这两个字都显得俗气了起来。只能感叹,好腻害啊!还打横抱了啊!抱得好高啊!还跳了华尔兹啊!某人好灵活地跳上舞台然后跳某人身上然后两个人一起倒下去滚!假发都滚掉了啊!问题是他们玩得好开心啊!一点没有像在卖啊!玩得就跟真的一样啊!骗人骗己啊!好、丧、心、病、狂、啊!该死地好萌啊!image

放弃多说,撸文好了。

 ←非中文,うそをつくの意味

他把他打横抱起来,然后扔沙发上。其实也没打算做什么。
你就不能稍微安静一点,都这样了还这么吵吵闹闹我也很困扰啊。
好不容易con做完,大家都很累了不是吗。
那个人却从沙发上跳起来一边干呕一边要往卫生间里冲的样子。
喂喂,没那么夸张吧!
我怀孕了!都是木村森色的错!
喂喂!
太痛苦了……呕。
你有没有想过相同立场我的感受啊!
谁——要——想——啊!

木村,赚到了啊!
吾郎过来笑得很贱。说起来现在的吾郎应该还在封印中吧,怎么会露出这种表情。
木村……GJ!
慎吾你是不是拍得有点重了!这是对家长的力度,不,态度吗!
木村,我先走了。
快走吧,反正你也看不懂听不懂读不懂。

不过有人呆在马桶旁边似乎有点太久。
喂,你还没有好啊。
说得轻巧。又不是你来演女学生,你怎么懂我的感受!
话是这么说……
木村暗笑了一下。跳舞的时候有人自己转太远,不得不转更多圈来转回他身边,于是把自己转晕了现在想发吐这种事,好像也不是什么单纯用角色就可以解释的感受。吧。……哦对了,还要加上刚才吃了太多。
喂!刚才还说什么相同立场的感受!瞧你这嘴脸,是有多开心!还有在舞台上也多开心呀,笑得那叫什么……那四个字的词是什么来着……口蜜腹剑……不对,包藏祸心……不对……
幸灾乐祸。
哦哦对对,幸灾乐祸。对你这种表里不一的混蛋来说,居然下面有那么多女生好喜欢哦哦的尖叫……爽死你了吧!
确实喜欢我的女生是最多的……但我又没说喜欢她们。

何况你把脸扎进马桶里当然看不到我现在比马桶内壁更难看的脸色,糟糕这个比喻有点恶心了好像让自己也有点想吐了。
啊,不过呢,说到底那只是一场戏而已。
我也不会告诉你,把你抱起来的时候听到你的心跳,和自己的一样,一下一下,就像一场有预谋的意外。

预定烤肉的名字是……中居正広谁啊!
我的青梅竹马。
什么啊!
哦,帮你出戏啊。难道你要我回答,我的学生吗?怎么样,其实刚才你心动了吧?相亲相爱的青梅竹马这个设定挺好的。
好好好,慎吾,我告诉过你吗,我和木村可是一起度过悠闲的暑假一起徒步完成修学旅行的相亲相爱的青梅竹马哦。
一个暑假怎么走得到德岛!
这不是重点啦!
没有哪个暑假是悠闲的吧,而且你不是都不记得修学旅行的事了吗?
对啊,所以谁和你是相亲相爱的青梅竹马啊。慎吾你看到了吗,大人说谎会交不到女朋友。

原来中居是被动派,我以前还一直以为Leader是[消音]呢。
呃,吾郎酱不是在吹头发么。
刚才听到了一点而已。
我也是,原来是这么回事。
谁会故意把消音两个字说出来啊!你是笨蛋啊!还有我都听到了啦!
吾郎酱就爱这么干的。
所以说中居就是[消音]啊。
我说,我!都!听!到!了!!!

有人在一边忍笑得几乎发抖。
吾郎你跟慎吾是太闲了没事干吧?
没有啊,我、们、在、约、会、羡慕吧?
谁会羡慕和白痴约会啊……
也是。
这不是你该说的台词吧?
嗯对。我该说,中居更白痴吧。
我说,我!都!听!到!了!
慎吾跑掉了,没关系吗。
我说!我!都!听!到!了!你,来单挑!

有些人张牙舞爪的样子是挺可爱的,可是不抱住他的话,不知道要干出什么来。虽然会因为离得太近,而挨上最结实的两下。

所以说,你跟吾郎相处,会聊关于女孩子的话题,和其它member就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吧。
那是怎么样?
就是刚才那样吧。
刚才怎样?
比如刚才说到约会。
什么约会?
他说他和慎吾刚才在约会。
什么!慎吾过来!你懂什么叫约会?
就是约在一起开会。
喂。
吾郎笑得镜子快拿不住。
真是一个成功的冷笑话啊。刚,以后慎吾这些段子你拿个本子记下来,背住了以后上台时免得没话说。
好嘞。
喂,你还真的记啊!
……这句需要记吗?

那么,关于女孩子的话题……是什么回事?
只有和对的人才能聊得起来吧。
什么是对的人?
就是说,啊,比如说,不是青梅竹马。
好像又回到了原点,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
哎。
木村觉得挺无奈。
我举个栗子好了,就说比如啊,比如青梅竹马,因为互相太过了解的缘故,对方会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因此会逼我说我觉得不该说出来的话,就因为这样,所以没办法跟他聊女孩子的话题。哦~。
刻意卖萌的语气词可以不用的吧。
也不用摆回刚才那个脸吧。
你不喜欢我这个脸啊。
倒也不是这么说……
那就是喜欢喽?
你想要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所以说,你看,这就是逼对方说出可以不说的话……所以就是因为这样了。

可以不说的话……确实是不说出来的好。中居想了想,觉得这句可以放过。
因为我是真的不喜欢看你摆出那样的脸。
中居想,木村大概不知道,更大可能是他非常知道,他无奈的表情中,总是带了那些错觉般的深情。

这么说,和你认识太早反而妨碍了我们的交流。
对啊。
啊,归根结底,其实还是因为我们合不来吧。
哦,合不来这个词挺常见的……小报八卦说得没错!
对啊,岂止是合不来。简直是天敌。
是啊,天敌呢。如果能换一种方式相遇,一定能酝酿出比现在更为轰轰烈烈的盛大激战。
哦哦,这么一想,换种设定也非常赞的感觉啊!要不要试试?
不要青梅竹马了?
呃……必须要换掉青梅竹马吗?
好吧。那就算了。

以前你填写问卷,在自己的长处栏写了几个孔武有力的大字。你还记得吗?
孔武有力用错了。
拜托假装配合一点……就当是在做节目。
好吧,我记得。
是哪三个字?
讨厌输。
现在呢?
还是一样。
所以不跟我聊女孩子的话题,一定是因为讨厌输吧。
从某种形式来说,已经很接近了。
很接近了吗?
是很近了,不过其实也可能是非常远了。
这是一种什么奇妙的形容?
那,要再举个栗子来形容我的这个形容吗……
能有什么合适的例子?
就像你和我吧。
什么啊?
你能明白的吧。

你一定能明白的吧,就像我知道你能明白一样。

好了,还是来说答案吧。真的是因为讨厌输才不敢跟我聊女孩子的吧!
哦,你这么想好了。
从中学时候就是,女朋友没有我多。所以很怕跟我聊哦?
怕是怕的,可是怕的却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对啊,是什么呢……

嘛,你这人,太能纠缠了!不和你说这些无聊的话题了!
那就不要说好了。
走之前,先拉我起来啊!
为什么要拉你。
吃太多……
这不是理由吧。
那,仍然在头晕算不算。
还不足够。
到底要什么才足够木村萨马伸出他尊贵的手?
一个吻吧。
要求太高了!木村老师,学生就算再努力做不到啊!
那老师还是公主抱让你起来?
学生好不容易在老师的帮助下才出戏的,不想要让老师的努力前功尽弃。
一定要我拉你吗?
一定要!
那好吧。你不会后悔的吧?
学生和老师不伦的戏都干过了!还有什么会后悔的!
如果可以的话,你现在可以把剧本跟现实分开了。
哦……
因为接下来的不是剧本了。
那么,木村萨马终于愿意拉可怜的头晕的小广起来了吗?
你会说谢谢吗?
你还没有拉我啦。
我只拉我的女朋友。
哎!
所以我说,头晕啊,吃太多啊,这些理由都不对。如果对我说,拉我起来,我可是你女朋友啊!那就什么理由都够了。好了,现在该你说谢谢了。
先放开啦……
还没说谢谢啊。
呃。
你说了不后悔的吧。
啰嗦!既然是女朋友,为什么还要说谢谢!!!

转圈转晕的,跳起来扑过来的,穿着水手服的,抱着马桶吐的,毫无节制吃很多的,张牙舞爪的,伶牙俐齿的,装可怜的,装傻的,八面玲珑的,真的很傻的。
也许全世界都知道你的好,可是我知道的,和全世界都不一样。

吾郎酱,果然跟自己女朋友是不可能聊女孩子的话题的吧!
慎吾有女朋友了?
不,啊,没有,我只是问问,就问问而已。
哦。那不是有感而发?
也算有感而发啦。虽然不是因为自己。
这样。好吧,以后这种话题都可以来问我。
诶?
不可以问中居和木村。
为什么?
因为他们自己都不懂。……啊,你觉得可以问刚?他会连问题都听不懂。
说的好像吾郎酱非常懂的样子。
非常懂哦,我可是恋爱专家,专家哟,可以称呼我为lovelove师匠样。
算了,看见你这个……恶帅的样子,……我觉得宁可还是不要懂的好。
咦,后半句好像哪里听过?
应该很听过吧,中居最近的自言自语。你也听到了?
他们果然是不懂啊。
是啊,大人真麻烦。不懂还不承认。
没关系,他们自己说过,说谎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啊!
怎么了? 
我想,可能有人并没有说谎吧。

FIN.


PS.要有个文体叫对话流,我不是掌门也至少是个护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