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网上有个投票,问说诸如班尼路、真维斯等等之类的牌子你现在还会买吗?基本所有的人都说不会,包括我自己。
今天聚餐后路过pizzahut,想起以前常去那里吃冰淇淋蛋糕,于是提议再去一次,被同行的人很鄙视的否决了。

原来原来,一些曾经的喜欢或者习惯,在岁月里可以淡出得这么快,这么不着痕迹而又如此狼狈。
那个也曾经觉得pizzahut很贵,曾经逛班尼路逛得很开心的我的身影,依稀还能想起来,却无法面对。
真的已经过了好些个年头。
如果把所有的回忆只用logo来拼接,会不会惨不忍睹?谁能全身而退?
天真过,也自以为是地世故过,如果回忆仅止于精神世界,那个傻傻的自己居然还装饰着青春的花边。
然而现实是,那么无情地,已经摒弃了多少过去。当自己开始习惯关注每一季一线的目录,看到birkin脸不红心不跳,把过去的旧衣打包塞进箱子深处,对从前的口味嗤之以鼻。

在仍在眷恋回味某些当初的同时,物质化的进程已是这般彻底决绝,干脆利落。
那根离岸的缆绳,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啪”的一声断掉,无从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