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整一年没上班,偶尔监考啥的赚点儿零花钱。

 

学习:

花了两千块请私教学蛙泳,上了12课之后又跟亲戚朋友去游了十几次,现在算凑合,不过还不会踩水。

看了一些书,做了读书笔记。

买了新概念第一册的书,在网上跟视频学了十几课,完全记不住单词,越学越灰心,后来基本放弃了。

练笔,写了四篇同人文,一篇五千字,两篇一万多的,一篇五万八的。有时一天写两千字很轻松,但回头看就会发现写得很糟,我果然当不了杰克克鲁亚克。

 

投资:

基本没在做。有一点儿股票基金。股票有一点儿底仓,短线操作了几次,成绩不理想(赔了三四百)。

 

旅行:

春天和我妈去了一趟云南。最常规的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线。大部分时间跟团,脑子里偶尔会冒出一个念头:世界这么大,我想回家看bl小说。夏天陪前同事考试,帮她看孩子,去了几天哈尔滨和北京。

 

情绪管理:

还是偶尔恐慌,但好多了,也没再买保险,因为据说50万治不好的病也就没必要治了。有时会焦虑,玻璃心,患得患失,疑神疑鬼,这还是我执太深的缘故,太在意自己,太怕自己丢脸、受伤、吃亏……太鸡贼。

 

自我管理:

算是培养了运动的习惯,不能跟别人比,起码比之前好几天不出门的自己强了,没事儿去爬山,偶尔去游泳,挺开心。

试图培养专注的习惯,可耻地失败了。

跟去年一样,基本没花钱买衣服,一年四季,朋友给什么穿什么。买了两瓶乳液、洗发水。花了30块钱剪过一次头发。不过在年底花将近八千块整容了——开眼角和做双眼皮。喊了十年要开眼角,终于在中年危机袭来的时候做了。

 

 

一些想法:

1、一个观念的改变会带来一系列观念的改变,否则这个新观念无法嵌入观念系统中,无法与之前的契合,不自洽,就拧巴,所谓牵一发动全身。

 

2、佛学里讲的发心,我现在大概稍微理解一点儿了。不是说好心一定不会办坏事,但大多数号称好心办坏事的那些人其实深究起来并没有那么好心。如果真的到了无我的境界,真的一心只希望对方好(而不是希望对方被我感动欠我人情之类),做出的事很难是坏事,即使技巧有限。

 

3、年轻时看《聊斋·瑞云》的故事,看到的是即使不美也仍被爱(无条件的爱),现在看到的是最后重新变美。障眼法可以暂时遮蔽住真我的美好,但这美终究要显露出来,给慧眼以奖励。这才是这个故事的意义吧?如果只是庸俗肮脏的小灵魂,还总希望无条件被爱,那是中二病。而我现在马上就要升中三了。

 

4、听《卓老板聊科技》和万维刚的《精英日课》,觉得物理学比哲学高级呀。毕竟世界观皮之不存,价值观毛之焉附。为自己是个文盲感到难过。

 

5、继去年表哥一家移民加拿大之后,今年,和我走得蛮近的表嫂、侄女和表妹也分别移民美国和德国。从此山高水远,慢慢也就会淡了吧,虽说不是不知道缘尽则散的道理,但仍不免若有所失。

 

 

 

总之,2016就这样过去了,挺好,我挺知足。

2017年希望自己和家人朋友健康平安。希望自己更勇敢、坚韧、认真、专注、明智、积极。希望自己可以让身边的人因为我而感到温暖和快乐,起码不要添堵。要生活规律、锻炼身体、不断学习、不断修行,怀着正念去生活,去与人相处。具体的,先写文,写一两篇,要是还完全没进步,就放放,看看书,先去学英文,新概念第一册程度,实在不能自学就报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