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赶一个报告,今晨提早到单位。烧水泡茶坐定,边喝着我唯一一块超过10年的普洱茶,边码字。半个小时过后,同事陆续上班,传来一个消息——今天都表喝大楼的水了,水箱内发现死老鼠!
      ……
      恶心啊!
      安慰自己,水已烧开消毒,应不至于残留鼠疫病菌吧。
      同事们阿Q着——好歹也是荤汤!
      游泳群朋友偷着乐——呀,谁叫它不会游泳?
      ……
      中午,消息证实:
      第一个目击者:水箱边蹿过一只鼠。
      第二个传播者:水箱里有只老鼠。
      第三个传播者:水箱里有只死老鼠。
      第N个传播者:水箱里有只死老鼠,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
      第N+1个传播者:全大楼的自来水均来自水箱(事实是,只有一个笼头是水箱水,其余是直供水),水箱里有只死了很久的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