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赌,但我在澳门赌场泡的好HAPPY。

因为澳门的赌场都不叫赌场,叫娱乐场。

像我这么具备贵部门好吃懒做代表性气质的人,到了这吃喝玩乐一站全包,还能满足我附庸风雅的小小文艺情怀的豪华娱乐场,真是如鱼得水啊。

在威尼斯人看太阳剧团看醉了。见惯横眉立目的中国武打片,没想到吊威也可以吊得这么浪漫,当精灵和仙女在你头顶上漫步,北极熊在地球上空走太空步,我把场外几层楼的大小名牌都抛到九霄云外了,只想一直泡在这个美梦里。

在新葡京&旧葡京吃HIGH了。先是跟着老马识途的帅帅去旧葡京买雪梨丹麦包吃,因为没地方坐,又走去新葡京餐饮档,只是为了搞个座位随便点点东西,没想到汤是装在一个大面包里端上来的,面包酥脆,汤细腻香浓,沙拉新鲜大份,吃得我乐不思蜀。坐在沙发上一边吃一边看下一层赌场的赌民赌大小,看衣着打扮,主要都是些大叔大婶来博点香烟钱买菜钱,一大叔把筹码押在大,马上又后悔了,把筹码抽回来捂在心口,来回踱了几步,又郑重地,依依不舍地把筹码放到了小,表情真是可爱。两端的大屏幕不断播放葡京自己的广告,除了煽动鼓吹角子机累计奖金已达多高之外,还预告每天下午4点半到深夜两点的公开舞台艳舞表演,30人小剧场的小泽玛利亚等三日本女优“彻底解放”,米其林大厨主勺贵宾餐厅。。。

那一天吃了无数东西,雪梨包竟到临睡前才有空吃,在这么饱的情况下,我还是觉得它很美味,而且后来一离开澳门就开始想念它。赌王家每天的饭菜该有多好吃啊,他女儿们结婚怕是都要陪嫁一个厨子,否则都要叛逃回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