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原本已经非常炎热,再有噪音不绝于耳,更让人觉得烦躁不安。单位后面一栋才盖起来的住宅楼,家家都忙着装修,上班时间都是在机器的轰鸣声中度过。回到住处,一座新建起来的教学楼,这个礼拜正在铺设地下管道,机器钻开水泥地时引起的地面震动和震耳欲聋的声音更是让人一分钟也不想多呆。

 

  夏天热的很难入睡,铺管道的工作又在赶工,早七点到晚十二点,我不得不配合噪音的作息时间,一个礼拜下来睡眠不足,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到了周末,前一夜等到十二点工程结束方上床,两点多才入睡的我一到七点又被准时吵醒,在机器轰鸣声中睁开眼睛的新一天感觉超不爽。家里吵的没法呆,出去逛又体力不足,我权衡了一下,单位上的噪音起码用摇滚乐还是可以盖过去的,便又去了单位看书,这样的周末完全没有休息的感觉啊!!今早在单位,才一个小时MP3没电了,摘下耳机噪音入耳时真有点无处可逃的悲壮感。   晚上去散步,一直没睡好觉,脑袋昏昏沉沉,呆呆越走越歪歪着歪着就从河堤上滑了下去,让我摸着被擦掉一块皮的小腿在“难道其实我是天然呆属性”的可能性中沮丧了许久。最后到朋友家去睡了一个小时,脑子才清明几分,有气力承受第二天的摧残。   好在这种噪音,虽然扰人,总有终结,姑且忍受一段时间也没什么。我非常庆幸工作不是守店的商贩,若是左边一个高音喇叭“跳楼大降价!清仓大处理,店内商品全部十五元!”;右边一双劣质音箱“我们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左右夹击,大概不出一个月,我就该神经衰弱去看医生了。   人生在世,就该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水畔听琴声;月下听萧声;淫雨听棋子落盘声;骤雨听穿林打叶声;听子安之清冽;听YUSA之狡狯;听小武之娇软;听平子之做小伏低,(←这人已经坏掉了)这才不枉生了双耳,若是日日听莽汉骂街,悍妇垢秽,真不如干脆聋了耳朵,落个耳根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