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店里买到《伶人往事》时,我就提心吊胆的,这书恐怕得被禁。

俩礼拜前,碰到《往事并不如烟》的责编,还说到《伶》怎么没被禁。说是当年《往》没有经过上级审查,而《伶》是通过了正常审查的,所以不会有问题。

结果,没成想,今天就得到消息,《伶》也被禁了。

我纳闷的是,《伶》卖了都快俩仨月了,有关部门咋才想起来禁啊。想来想去,真多亏了李万机这个小骚货,你想啊,领导们天天日李万机,这不快过年了,李万机回乡下去了,终于才得出空来嘛。

多亏我有先见之明,买了好几本。

只是辛苦了小骚货李万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