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0

我之所以姓殷,是因为我疑似祖先;我之所以爱恨,是因为我疑似人类,
在Google中搜索到关于我的一切信息,都可以作为错判我的证据。
从物质中剥离出来,我便轻了,三十年来,不断在梦中飞行,在水上漫步,
我就是靠这样的方式,来确定自己的身份。

我像一片薄膜贴在你的皮肤上,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拿掉,我于是成了你的拓印,
在拓印上你看得见自己的污点,那是你累积一生、无法进入自然界循环的碳,
你全部的想象力局限在生老病死,你全部的能量受制于金木水火土,
气喘吁吁地爬完人生的上坡,又在下坡的坠落中失去重心,
而你顿悟的一霎那,感到的愉悦就是我,你看到的那一抹色彩就是我。

我先于我生而生,我后于我死而死,诞生我的地方,不过是宇宙中一个原子,而我死后无需埋葬,
在你苦逼人生的卷首,或者在你的幸福指数的注脚,
我藏在那牵扯不清的逻辑里,波澜壮阔的推理把我推到历史的边缘,
在和历史脱离了关系,和人类脱离了关系后,我就是离你最近而你一直不曾察觉的元神。

请原谅我不得不常常出窍,不得不超脱一切,
我只有在另一座星系,才能克隆出另一个我为肉身附体。

2012-3-22  解放四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