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后,敦煌已经有了自己的火车站飞机场,可是最后,我还是得从这个叫柳园的小站离开。
8年前,我们从这里开始,我在这段路上因为第一次看见沙漠兴奋地丢掉了第一个手机。

image

离开前的最后一站是莫高窟。4月份的时候我在日记里写:“我曾经太过排斥传统。直到现在才真正领略到他们的美,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难以企及。我一定要再去一次莫高窟。”

但那个时候我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我莫名其妙地放弃了尼泊尔之行没有任何预兆地重新来到这里。一个解说带10个窟,我大概一共跟了20个窟。第一个窟的光线很暗,我走在最前面,第一个站在黑暗中,低下头,不敢太快凝视这些可以让我瞬间热泪盈眶的形象。解说的电筒光线打过来,她解说的声音已经完全失去了频率,我什么也听不见,只发现自己的眼泪全部哽在喉咙,不能言语,也无需言语。佛像的眼睛在发光,他的眼神,充满血肉。他的闪烁,他的神伤,把我包围在这一个小小的洞窟中。艺术如果没有生气,就万劫不复。神秘和信仰让它们完美地铸合。你看见蓝色了吗?那是蓝宝石的粉末。你看见绿色了吗?那是孔雀石的痕迹。还有刚才那个让我心头一震的佛的目光,那是琉璃片的光线。

在另一个洞窟里,解说介绍这是最美的佛像之一,她是东方的蒙娜丽莎。她的微笑很美,可是违背佛法中的描述,她本应是痛苦的。我的内心在重复一句话,黑塞在那一刻揭开秘密。是的,最痛苦的表情和最快乐的表情如此相似。因为,痛苦和欢娱原本是一回事。
在那个时候我的内心充满了巨大的美感和生命的力量。我悲伤于这种无法表达的遗憾,为这些隐秘的美感激动而无奈。为这些不能共鸣开始厌恶交流。

或许时间会让我找到某种方式,或许时间让人永远困在其中。
可是也只有时间能陪伴我,去呼吸。

莫高窟禁止拍照。
我喜欢这个禁止,我还觉得莫高窟应该禁止参观。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