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http://img7.picsplace.to/img7/5/SH.png[/img]

暧昧的两只...我们家小孩和SA啊...~~~~~泪奔~~~虽然是GH...猫还是无法舍弃SH的惯性啊...= =

快画完了...居然给我死机...重画...哭死我了...

八过...还素蛮满意的~~~

image

暧昧的两只...我们家小孩和SA啊...~~~~~泪奔~~~虽然是GH...猫还是无法舍弃SH的惯性啊...=  =

快画完了...居然给我死机...重画...哭死我了...

八过...还素蛮满意的~~~

------------------------------------------------华丽分割线---------------------------------------------------------------------------------------

猫提供的文:

Dark Dream此时没什么人,偶尔会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进来,然后迅速离开.

这里的价格是非常地昂贵的,并且这里出入的人身份都非同一般.

厢房里.樱泽低头喝着酒,秀人缓缓地坐下.”我来了.”樱泽抬起头,然后点点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宛如自己第一次看见他时,带点腼腆的笑容.

秀人的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最后低下头低低地笑了一下.拿起桌上的酒喝了起来.

两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着.秀人也没有多喝,只是看着樱泽一瓶接一瓶地喝着.皱起眉头,伸手想要夺过他的酒瓶,岂料被他避过去,身下一空,秀人就倒在沙发上,头扑到了樱泽的腿上.

正想起来,樱泽的手却覆上来说:”就这样,一会儿就好.”

秀人疑惑地看着樱泽,苦笑的脸,荡着一丝一丝的不安和阴郁,眼睛还是和以前一样地荡着千年不变的雾,现在看来,更是迷惘.

于是顺从地点点头,把头调到一个舒服的角度,继续趴着.眼睛半眯着看着继续喝酒的男人,好看的下巴线,高高的鼻子,好看的黑发.

眼睛再次地红了起来,糊了视线.

“你,以前就是这样睡在我的腿上.不过,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樱泽说着,手又抚着秀人的脸.苦笑得更深,秀人的脸往樱泽温暖的手上蹭了蹭,安心地闭上眼睛.恍惚听不到他的言辞,于是樱泽继续自言自语般地缓缓说着.

“现在啊,坐车总是睡过头,以前…你都提醒我.”

平和的语调,昏黄的灯光.

“我已经习惯你了.可是还是得抱其他的女人.我现在已经和你无关了吧.”

想起自己抱着大石的时候,秀人也那么想的.于是又再调整一下头的位置,继续听他的话.

“你呢,有想过我吗?”

睁开眼睛看他一眼,又闭上.用力地吸着鼻子,贪婪地汲取着他的味道.那么地温柔,体温都那么地温暖.曾经,让自己爱不释手.

“可是,你现在是’别人的’老公,’别人的’好情人了.”

秀人睁开眼睛看着樱泽,他的笑容近乎想哭.可是看起来依然地冷漠.

“嗯.别人的.”

秀人张开口,低低地说.比以前更沙哑的声线,这几年,一直一直地捍卫着自己的男性形象.因为,不想再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

“嗯.”

秀人再次闭上眼睛,脸上的手一直轻轻地抚着,划过唇线,划过脸颊,划过眉毛,在眼睛覆上去.这个动作自己曾经做过,因为不安,害怕他看到自己的眼泪.

不想让自己的脆弱被他看到.

掩耳盗铃的感觉,微小的动作,却透露出庞大的秘密.

秀人的手伸出来,坐起来摸上樱泽的脸.然后在眼睛的位置小心翼翼地盖上去,两人就以这种奇怪的姿势亲吻着.轻柔的唇盖上来,舌头钻进来.

秀人都要嗅到他喉咙深处的味道了,于是眼泪就那么地流下来.

相隔了5年的吻,恍如隔世.

盖在对方的眼上的手都要碰到了,最后放下来.樱泽离开了秀人的唇,起身,离开房间.

秀人就在房间低低地继续哭着,趴在他刚才坐过的位置,眼泪就一直斜斜地流下来.世界突然就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