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9号拿到签证,8月30日驱车赴任,所幸有玥玥爸妈陪同。一辆Uhaul加一辆SUV,风尘仆仆赶往目的地。早上6点出发,海关耽搁近3个小时,晚上10点半终于到达预定酒店。8月31日,我上了第一堂课,只上了半个小时,就把学生遣散,回家。此番过程按下不表,总之,是各种忙。

小玫瑰适应得挺快,没觉得她有啥陌生感。住Hotel的时候,她也兴奋;后来我们搬进租住屋,她也兴奋。可能对于孩子而言,父母在身边就无所谓在哪里。他对搬进的新家非常满意。Apartment后面就是树林子,阳台上的臭虫比较恼人。今天早上,小家伙看见纱窗上趴着的臭虫,大呼小叫让我去参观,然后喃喃自语:“这个家不能住了,虫子太多了,宝宝伤心呀。” 我忍住没笑,安抚她:“没事儿,你爸爸会赶跑这些虫子的。”

见过小玫瑰的人都说,她太能讲了。我深受其害呀。想当初15个小时的车程,她除了睡觉,就是说。我一路陪她聊,累得我呀。我要是和玥玥妈妈聊着,没集中精力听她说话,她就伸长脑袋,看着我说:“妈妈你不听话,我在和你说话呢。” 我赶紧陪她聊。她的话题无非就是,“妈妈,过来,过来,看那个树林子,里面有小狗,还有小猫,……。” 要不然,就命题作文,让我给她讲讲打雷、云、下雨、某个小朋友、某个东西等等的故事。

小玫瑰的表达越来越向我们靠拢。这,孩子是父母的翻版,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从我们日常对话中,她很快就学会了某个词,然后准确地应用。说话的口气、语气越来越像我。比如说,我对她行为表示不满的一句口头禅“我的妈呀”,就被她复制在我身上。那阵子,我和她爸忙各种琐事以及她,她经常在我腾不出手时,抱着我的大腿,叫嚷:“妈妈,你抱我一下,抱我一下嘛。” ,我匆匆结束手中活儿,抱她起来,她来一句:“哎哟,我的妈呀。” 我心里一阵发笑,学得可真快。

现在,外公外婆又万里迢迢赶到美国来帮我们一阵子。小玫瑰的幸福生活就开始了,有了公公婆婆,她就不再只缠着我和她爸,每天都和外公出去溜达,用她话说就是出去转转。外公反馈,这一转,那一路聊的,两人是口干舌燥地回来。外公捡些她的句子回来说给我听,逗S我。比如,她在出去转时对外公说:“公哎,妈妈去学校了,我真想哭呀。” 

今天午饭期间,她吃了几口就要下去。我问她,“那你还吃嘛?” 她干脆回答:“不吃啦。” 我说,那好,你下去吧,不吃了就不要吃。她一听说没饭吃了,就反悔,说:“还要吃,肚子都饿瘪了。”  我把她的饭给分了,告诉她:“太晚了,你说过不要吃。” 她一边儿痛哭流涕,一边儿说:“妈妈,给我点儿饭吧,非洲小孩儿都没饭吃。” 我心里暗自发笑,这都什么理由,把我们平常教育她不要浪费粮食的说辞都拿来。我坚持:“没有饭了。” 她哇哇大哭,让外婆去看看锅里还有没有。我说,“锅里有,也不能吃。” 她一听哭得更伤心,说:“我吃点儿外婆的饭好不好?”  我再否决。她一边儿哭一边儿让外婆拿点儿纸巾给她擦擦眼泪。外公气得黑脸,外婆束手无策只有对我黑脸,只有她爸坚定地站在我这边。

我抱过小玫瑰,安抚她:“爸爸妈妈都爱你,但是你今天中午没有饭吃,因为你自己说不吃了。你等到晚饭再吃吧。”  小家伙拎起衣服擦眼泪,说:“不哭啦,我不哭啦,6点了,外婆炒饭给宝宝吃。” 倒挺阿Q的。 过了一会儿,她又想出新招,要吃点儿饼干。我再次否决,她接着伤心大哭,我安抚她,“现在什么都不可以吃了,等晚饭吧,饿了可以喝点儿水。下午会有点儿水果。” 她一听,又自我安慰:“宝不哭啦,晚饭外婆做给宝宝吃。” 呵呵,不愧狮子座滴,多乐观呀。小玫瑰一边儿哽咽一边儿让我读点儿书给她听,呵呵,没饭吃了,来点儿精神食粮。因为哽咽得厉害,话也说不清,她还说:“宝,宝,说,说不了话啦。”  外公看不下去,匆匆吃完,愤然离席。

下午,外公带她出去转,给她兜里装了两个硬币,说去超市转转。听说她一路走,一路摸裤兜。过一会儿就拿出俩干崩儿瞅一眼,说:“宝宝有两个钱” ,然后继续走。她还对外公说:“宝宝肚子饿了,妈妈不给饭给宝宝吃,妈妈没钱。”  这话说滴。外公复诉给我听时,我立马纠正:“宝宝没饭吃,是因为宝宝自己说不吃啦。” 小家伙还抵赖,说:“是妈妈说的。” 意思是,她没说不吃,是妈妈说不吃。咳,这推卸责任。今天的晚饭,她吃了大半碗,没要求下来。吃完后,我帮她说,“噢耶,可以下来玩啦。”

长大啦!有主意的妞。。。。。
image

一个月前的样子。看小孩子的日新月异,感叹日月如梭。。。。。。
image

难得一见的沉静一刻。。。。。。。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