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亚用冷厉的视线再次看了一眼玛特。

“基拉的行动相当的愚蠢呢。”
“毫无防备的出现在L继任者们群集的地方?”
“不,是出现在我所在的地方。”

对那个近乎自恋的台词,玛特哼了一声,皱起了眉头。

“那真的会是基拉吗?”
“很有可能。”
“基拉怎么可能会知道这里?听说L和联系人使用的电脑中被编入了强制清除文件的程序,如果一段时间没有登录或密码错误则自动生效。基拉不可能回得到L的信息。”
“L的个人电脑,在他死后恐怕立刻落入了基拉手中。”
“就算这样,他也不可能知道密码!”

那是一个盲点。在自己不知道的时间地点内,L和基拉进行着近距离的生死之战。
那样的话,基拉就在L的身边。L被基拉完全欺骗了,还是他明知道却无可奈何?总之,以死亡宣告失败的L已经没有任何洗雪耻辱的手段了。

“Quillsh Wammy的死讯公开发表在报纸上。”

玛特被尼亚冷静的语调一瞬间压制住。

“如果基拉见过联系人的长相……”
“那只是地方性的报纸而已!”

联系人不可能做出那样愚蠢的事。更不用说把渡作为最能干的助手的L,不可能让自己最重要的王牌就这样暴露在阳光下,应该隐藏到最后才对。

虽然按常理来说是这样没错,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另一种可能性。玛特用锐利的目光盯着尼亚。

联系人的真实身份是一个迷。身为慈善家与发明家的Quillsh Wammy却很有名。因此他的死讯虽然是发表在地方性的报纸上,却被全世界不少人所知道。

“在这个因特网的时代你还在说这种话吗?”
“就算如此,来的也不可能是基拉本人!冒冒失失地把自己置于危险中,基拉不可能那么愚蠢!”
“相当袒护基拉呢,玛特。或许你也是基拉信徒之一?”
“尼亚!”

由于对方过分的言词,玛特狠狠拍了他一下。

“明白了,我去确认一下!”
“……”
“反正要是让你去的话,你一定又会有这样那样的顾虑吧?”

用轻蔑的眼神撇了尼亚一眼,玛特向长廊尽头的教堂走去。
怎么会让这样的家伙来继承下一任的L——玛特想到此刻不知去向的梅洛,非常不爽的咬住了嘴唇。

和女孩子们说的一样,那位旅客还在教堂内。现在他已经从教堂的最后方来到了前排,浅浅落座于长椅上,仰望着祭坛上的基督像。

“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吗?”

听到玛特打招呼的声音,那个旅客有些吃惊的回身看向这边。

“啊,抱歉。或许,已经到了必须离场的时间吗?”

这次轮到玛特为对方流利的英语吃了一惊。

“没有那种事哟。这里从来不拒绝来客的。对迷途的羔羊们全天24小时开放。”
“是么,那真的很好呢。”

由于逆光,对方的长相完全看不清楚。
玛特再次回忆了一下脑中关于基拉的传言,然后慢慢走近了旅行者——一个年轻的男子。
基拉杀人是需要知道长相和名字的。
那条件在现在已经被证实了——

“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请”

提出那样的请求后,对方似乎对这个奇怪的要求感到少许疑惑,但仍是微笑着点头同意了。
和女生们说的一样,旅客是个帅哥,非常漂亮的男子。甚至,如果不听他的说话声音,简直会误认为是美丽的女子。

长及肩头的柔顺发丝是东方人特有的乌黑,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抚摸。肌肤细致而毫无瑕疵,隐隐透出薄薄血色的雪白肤色,让人想起著名的美术馆里所展示的精美瓷器。
玛特在脑中比较后得出结论,比起同样白皮肤的西方人截然不同,对方的肤色是简直如同珍珠质感的白皙。
骨骼是白人男性不可比拟的纤细,秀美的下颚轮廓简直像是女性。
浅浅樱色的薄唇,秀挺的鼻梁,纤细的眉梢。难怪被人称为“水晶制成的王子殿下”。

“嗯……或许,现在这个时间最好还是离场比较好吗?”
“!不是的。可以留下来哦!”
“是么……”

由于被玛特毫不掩饰的一眨不眨盯着看,男子——听说过东方人看上去会比较年轻的说法,旅客与其称为男子,不如说看上去更像少年。年龄大概只有16、7岁而已——感觉不太舒服。稍稍起身后,又犹豫着坐了回去。

“是我们这里的女孩子们哟,一个个欢呼着有超级美型的哥哥来了,所以我来看一下!”

对方露出少许惊讶神色的面容看上去更加年轻了。

“你是,日本人吗?”
“嗯?是的。”
“名字呢?是什么?”
“……”
“我是玛特。”

玛特露出看上去天真无邪,令人喜爱的笑容。

“我是KISARAGI。”
“ki……?”
“February。在日语里是2月的意思。”

男子莞然微笑着报上姓名,在那一刻,眼镜镜片后琥珀色的双眸也透出极为温柔的笑意。玛特自己都惊讶于自己胸中所产生的悸动。
无论是男是女,美人就是美人,这是他在自己15岁这年得出的一个重要结论。

“我是第一次见到日本人呢!话说!你是空手道高手吗?喜欢卡拉OK吗?!”

看到那个美人露出的温柔笑颜,不知不觉间简直要被迷住了。

“并不是全体日本人都在练习空手道哟。我修习的是合气道。另外还有少许柔道。”
“好厉害—!我也很感兴趣呢!”
“那样吗-”

两人的关系很快就像老朋友一样融洽了。对方是那种性格和蔼可亲的人呢。

“你相当漂亮呢!当之无愧的美人!”
“……哈哈,先谢谢你的夸奖了。”
“要是把眼镜取下来就好了,一定是更加惊人的美人啦。那个镜片的度数,看上去应该不会很高。”
“已经戴成习惯了呢。”

就像玛特所指出的一样,自报姓名为KISARAGI的男子眼镜度数并不高,那就完全没必要戴着它碍事。而且以他的外形条件,那个美貌会吸引更多的人。

“或许是为了防止被女孩子们骚扰吗?”
“哈哈……”

玛特的问题被对方一笑带过。不过,说不定这个推理意外地击中了真相。

“是大学生吗?”
“答对了。”
“完全看不出呢!”
“我今年已经20岁了。”
“骗人!我以为你只有16、7岁而已。如果不是看你独自一个人旅行的话,说你是15岁也没问题!那样的话,正好和我是同级生呢~?!”
“哦,是15岁吗。”

看着对方再次露出微笑,玛特自然而然地搭上了对方的肩膀。

“嗯……我能直接叫你的名字吗?”
“啊,当然没问题,我也可以直接叫你玛特吗?”
“OK! OK! ”

玛特就着搭着对方肩头的姿势顺势拉住了他的手,用力地热情握手。掌中感觉到的手指虽然纤细,但确实是属于男性的手。光滑的肌肤没有半分粗糙,而且,那干爽的手心也没有冒出汗水的迹象。

“看过那幅画了吗?”
“嗯,看过了哟。相当漂亮的作品呢。”
“漂亮?你是说那幅画?”
“我很喜欢它的色彩运用呢。”
“我觉得你才是真正漂亮的美人呢。”

每次说这件事时他一定会露出礼节性的微笑。大概已经听了太多次吧,本人早已经习惯了。

“但是我很好奇呢。为什么会来这种无名的街巷旅行?”
“我之前的目的地是隔壁的街区。”
“然后?”
“看到那样古老的街道,有种时代的沧桑感。又听说这边有个教堂,还被告知了那副画作的存在,所以我就来这里参观了。”
“你喜欢吗?”

他轻轻地点头,然后微眯起眼仰视着基督像。
非常美丽的侧脸。
但是,却带着几分不知名的哀伤。

“或许,你是基督徒吗?虽然听说日本人都是信奉佛教的……”
“我是佛教徒。”
“但你却这么认真的凝视着基督像。”
“嗯?啊啊,那样吗”

听到他的回答,玛特明白了对方确实不是基督教徒。

“只是想这么一动不动地注视一会儿而已……被你发现了?”
“是啊,是啊。”

微弱的笑容带着同样的哀伤。

“啊,我知道了,是伤心旅行吗。为了远离过去的事情而踏上旅途~”

带着几分玩笑说出上面的话语,对方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只是回以一个淡淡的笑容。
这个男子绝不可能是基拉——自己从最初起就一直这样坚定地认为着。
玛特从男子的侧脸上缓缓移开视线,却在彩色玻璃的对面看到了一抹银色,忍不住悄悄叹了口气。
这可真是完全出乎意料的情况。

“是因为一个朋友……”
对方的声音近乎轻声自语、
热闹的弥撒仪式结束后,此刻的大礼堂空空荡荡毫无人气,温度也随之急速下降。虽然比之室外要好一些,但和男子不同、没穿大衣的玛特就快要受不了了。

“那个人以前在英国的乡村住过一段时间,因此在闲谈时曾经和我说起过那时的经历与生活。”
“朋友吗?”
“我是为了体验纯正的英语,所以利用大学的假期来到这边的……但是,想起了那个时候的事情,突然想看一下乡村的景色……”

安静的语气中蕴含着明显的悲伤。

“那个朋友,是不是在这里生活过?”

男子轻轻摇了摇头。

“我并不知道具体的地方。只是在聊起往事时听说过一次……一直都忘在脑后,直到来到这个国家时才突然想起。总觉得有些放不下……所以把行李放在旅馆,来到了这里。”

露出悲伤微笑的男子没有携带提包和拉杆箱之类的行李,只是带了一个简单的背包。
玛特想,这应该还是伤心旅行。虽然男子说是朋友,但事实恐怕并非如此。那人应该是恋人或者恋慕对象吧。因为彼此是初次见面的人,加上玛特还处于被认为是孩子的年龄段,所以对方轻描淡写地带了过去。但是无论如何,自己都想再多了解他一点。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