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了一个话痨!肿么办?肿么办?
因为一次全国性狂欢,加上自我修复功能,我成功从一个自闭症初期症状者变成间歇性话痨。
如果没有长时间的沉默,怎么有心去回望呢?

不管全国性八卦狂欢在历史上代表什么,2012年2月13日,都是我小后半辈子转折性一天,这天,我终于很舒心的站在了太阳下,带着一点点自觉自愿努力后收获的喜悦(其实也没咋努力,胜在自愿而已~)。

知足者未必常乐,因为很多时候知足是因为知不足,以此自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