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前,就预感到要倒掉,心里念念有两周,希望早早过掉这天。
结果,心里暗示不要太准,周四鼻子上起了两个大包,就是眼瞅着出来的,周五当天嗓子紧,心说不好,这毒看来挺大,只能感冒排掉。
终于过掉周五,我也倒掉了。
人性的劣性无限放大,自己当枪使也陷入其中。
好在都过去了,个人有个命,对人来说,也许因祸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