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所有人都幸福得一塌糊涂时,我依然只能躲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舞。这是某天晚上在我的手机里写下的。

        室友说,也没见过我跳舞啊。是的,我没有再在人前跳过舞。有人说,我是才女,会唱歌,会跳舞,会弹琴,会拉琴,会唱双簧,会朗诵,会写作,很多东西无师自通。可是这所大学,让我放弃了很多东西,放弃了艺术,放弃了文学,放弃了出人头地的机会,我安安静静地,过着原本应是中学生才过的三点一线的生活。

        面对着已经生疏的琴键和琴弦,我索性把它们都藏起来,甚至动了把它们处理掉的念头。在学校赫赫有名的人物在我转入政法学院时就和我说过,所有可以去的比赛都去参加,学院里的竞选一定要去……不要怕别人背后的议论。但是,我这个后来者,在这个勾心斗角的地方,是不可能可以和以前一样,凭我的实力去争取我想要的东西,我更不想因为他的地位让我去获得被别人送上门的一切。同时我也知道,因为他的地位,我凡事都要小心,一不小心,因为和同学聊着,没看到某位老师,没和他打招呼,便被传为我高傲……渐渐地,还会传为各种荒唐的事件。当然,也有人想讨好我。我讨厌这样的日子,我过得小心翼翼,很不自由。

        前天晚上,德隆会堂里,学院的文化艺术节闭幕晚会又上演了。去年的那一幕幕,记忆犹新。我的心隐隐作痛。我已经不想在那个舞台上出现了。

        现在,让我感到开心的地方是图书馆。当然,最好是除了打卡的工作人员外,就我一个人。今天下午,因为下大雨,图书馆的人少了许多。我在很多排走动找书时,觉得很享受。整个图书馆都是我的,没人打扰我,没有平时的人来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