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好意思,最近工作很忙,不太方便。”

    “我们是下半年的事情呢。”

“这样啊,其实一直到明年都很忙的。”

 

突然跳出来说这些话,那种酸爽是之前很难体会的。

时间被大段大段的占用,做着一些反复的体力活,好像脑子都不太好使的样子。以前看到书上的一句话,或拿着笔一字一字抄下来,或拿出手机拍个照片,都觉得很有满足感。那种满足感让人走起路来也带着风,迎面而来的也不会躲避,撞上也是满怀,嘻嘻笑一笑,拍拍灰尘道别就散了,因为有满足感,所以不计较太多恩怨。

后来,越走越快,慢慢就饿了。胃里空荡荡,走路心慌慌。还老被比来比去,比你妹哦,我长得那么好看。比你妹哦,我年纪那么小。比你妹哦,我是有正经工作的好么。

每每被放置不受控制的环境里,我就默默的告诉自己退路在哪里。假装淡定,保持微笑,那就跟上大家的节奏吧。后来,就觉得,太浪费时间了。有这样的时间和功夫,就应该自宫再修炼的嘛。

 

有段时间,不知道如何定位,就问胖蜜。胖蜜很贱,给我看了一组数据,那组数据让我突然明白了很多事。那是关于一个爆红公众人物的百度指数,一夜之间突然成为了街头巷尾hew必提的词,那个数据也是高到不胜寒。然后朋友又拿出最近一周的数据,那个数值已跌入谷底,他问:你知道这个人最近的新闻是什么么?我说我知道,啪啦啪啦说举了个例子。然后朋友说:你看,出了那么大新闻,公众都不愿意去搜索了,为什么?因为根本没了兴趣。槟榔好吃,嚼完了也就干净了。关键是太多人宁愿成为别人嘴里的槟榔,也无法忍受成为深巷里埋着的女儿红。

趁着没有被太多人知晓前,好好再酿酿自己。8度的啤酒,把你喝完人家也没事。20度的红酒,喝完顶多微醺。30度的白酒,几杯也能拼完。50度的陈酿,三两天慢慢品尝。还有96度的伏特加,闻一闻,拿来收藏。我们都是酒腻子,这个道理谁也不用教谁。

 

绝交的朋友很多,至今还留着的,嘴巴都挺毒的,关键时候给你一针让你心服口服半身不遂。胖蜜说我是帮别人做了多年的针灸,居然也有一天被自己扎到手。

嘿嘿笑一笑。每个人都有一两个这样的朋友吧,他们比你更清楚你的问题,你不问,他们不提,不是不够朋友,而是时机未到。

当头棒喝,够朋友,但考验当事人的造化。

悬崖勒马,靠交情,但考验的是你在朋友心里的分量。

我总棒喝别人,却碍于当事人的造化,我早就把自己坑完了。

也常被悬崖勒马,因为听得进朋友说的每句话,哪怕被揭穿得彻底,也服服帖帖。

 

反省自己的人,总不会太差。

有毒舌朋友的人,道路总不会太崎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