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000066][size=3] ☆天堂小混混的故事☆
我是个玩天堂的菜鸟,从刚进天堂的那天起就开始了我天堂小混混的生活.我是因为看见天堂游戏的宣传画里有位漂亮姐姐在海报的前面摆了个"冲锋陷阵"的帅弊了的pose后,才决定也要做个象这样的游戏人物的.天堂里有好多人物可供玩家们选择,其中种族分为精灵、黑暗精灵、人类、半兽人和矮人.其实这些人里就数人类和白精灵要美一点,黑暗精灵光站着还好,但是一跑起来那姿势丑的简直不能看,可能有些人觉得那样的姿势比较酷吧!矮人族嘛!小孩子才选呢!只有两个角色可选,一个是"圣诞老人"另一个是"小屁孩儿".女野人又太野蛮了,腿壮的跟大象腿一样!每个种族里我都申请了一个,因为我想图个新鲜嘛!嘿嘿!^_^

                  ☆天堂小混混的故事☆
   我是个玩天堂的菜鸟,从刚进天堂的那天起就开始了我天堂小混混的生活.我是因为看见天堂游戏的宣传画里有位漂亮姐姐在海报的前面摆了个"冲锋陷阵"的帅弊了的pose后,才决定也要做个象这样的游戏人物的.天堂里有好多人物可供玩家们选择,其中种族分为精灵、黑暗精灵、人类、半兽人和矮人.其实这些人里就数人类和白精灵要美一点,黑暗精灵光站着还好,但是一跑起来那姿势丑的简直不能看,可能有些人觉得那样的姿势比较酷吧!矮人族嘛!小孩子才选呢!只有两个角色可选,一个是"圣诞老人"另一个是"小屁孩儿".女野人又太野蛮了,腿壮的跟大象腿一样!每个种族里我都申请了一个,因为我想图个新鲜嘛!嘿嘿!^_^
   以后的日子里我只是进了每个角色的游戏区域里逛了几圈,四下里瞧了瞧就继续"潜心研究"我的白精灵没有再管他们了.我选了魔法师做了她的职业,女孩子嘛!当然是要温柔点喽!而且战士是要进距离攻击,太危险了!战士总是要跑到怪物的眼皮底下砍一刀试功夫,假如那个怪物很厉害的话那就完蛋了.魔法师的话!嘿嘿!那就不必了,只需隔的远远的放个魔法就行了.我是冲着漂亮才玩这个游戏的,所以我尽可能的把她弄的很漂亮.我选了我认为最漂亮的发型和脸蛋,还给她取了个很威风的名字:魔魔风.
  刚进天堂那会儿,我新鲜的不得了我新鲜的象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进了一片长满胡萝卜的菜地一样,发现天堂真是个好地方,尤其是在白精灵村庄里,全都是帅哥美女.最为关键的是,在我以前玩的传奇世界里,到处都可以见到泳装美女秀,恶心的我没话说.而在天堂了就不一样了,无论你怎么脱,她(他)身上还是有衣服的.嘿嘿!精灵村庄里时而奏起的音乐也非常好听,听起来特别舒服,很平静很柔和的音乐,每次听到都会让我感觉到身边从没有过的轻盈,就像是被白云慢慢托起在半空中一样,总之,天堂里的一切都让我很满意,于是我便整天沉浸在兴高采烈之中.
  也许是我高兴的太早了遭报应了吧,没多久我就遇见了一件特倒霉的事.那天我正在郊外用见习生之杖猛敲狐狗.先别纳闷我为什么用敲这个字,待我来解释:我的等级由于实在是太低太低,以至于用魔法还没有用杖敲攻击力强.我不厌其烦的敲完一个又一个.敲的正起劲儿的时候,看见一个叫做晚晨战士的人站在几块岩石中间不断的说话,内容如下:
  "漂亮姐姐~~"
  "阿姨~~"
  "姑奶奶~~"
  "老祖宗~~"
  ......
我心想:这个人八成是把脚后跟当脑子用了,于是我就没理他,直到他说:"魔魔风大美女姐姐~~"我才回过神来.
 魔魔风:?
 晚晨战士:叫你这么久,终于肯理我啦
 魔魔风:在叫我吗?你在这里不肯动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数亲戚,我以为你闲着无聊呢!
 晚晨战士:我没有数亲戚呀?!
 魔魔风:还没有?"漂亮姐姐.阿姨......."
 晚晨战士:我那是在叫你呀!求求你帮个忙,救救我吧~~
 魔魔风:咋啦?
 晚晨战士:我被卡在这里了,不能动弹,重新登陆也不行.我已经在这里折腾好几个小时了,魔魔风大美女姐姐~,我知道您不但貌若天仙,而且心肠也像菩萨一样善良,我知道您一定会帮我的.T_T
   魔魔风:O_O!怎么帮啊?
 晚晨战士:您只需要杀死我就可以了
 魔魔风:......不行,我从来不杀人的,换个法子行不?
 晚晨战士:求您了,小弟我在这给您跪下了,只有这个办法了,您就可怜可怜我!行行好吧!
我这个人一向很正直,从来不在游戏里当恶人,而且我也很鄙视那些欺负弱小的人.所以我飞一般的逃掉了,聊天记录上不断弹出他的哀求声.
 我跑了很远,因为不想看见他的哀求,怕我一下子心软就帮他了断了.可是我又想,他在那里真的很可怜,我怎么能为了自己而让他困在那呢!况且我刚刚还说我是个正直的人呢.于是我又跑了回去.
 魔魔风:我的等级很低,只能用杖敲你,你多少级了?
 晚晨战士:不高,才10级,您一会儿就可以把我敲死的.
我扬起了见习生之杖,耐着性子敲着,而他则老太婆一样的唠叨什么"美女的恩情永生难忘,下辈子做牛做马"之类的话.天知道我敲了多久才把他给敲死,敲完之后,我畅快的松了口气.浪费我这么长时间这已经是很倒霉的一件事情了,谁知道,更倒霉的却在后面.
 敲完他之后我又继续敲着狐狗们,刚要敲死一只时,我突然一声尖叫,应声倒地.原来我杀了人,名字变成了红色,有个人经过我旁边时顺便把我给杀了.复活时发现名字的颜色变得淡了点,但是我的经验值却掉了不少,image真是心疼呀!我怕又被别人给杀了,所以就尽量往没有人的地方跑.我跑到一个只有一棵安提米契斯(是天堂里生命树的守护者,外型是一棵大树)和几只小狐狗的地方.我想有安提米契斯在这,应该不会在有人来杀我了吧!于是我有悠哉悠哉的敲起了狐狗.突然听见急促的"咚!咚!咚!"的脚步声,四下里一瞟,发现是安提米契斯在跑,而且是望我这边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它一脚踩死了.5555
 在往后的洗名时光里,我是不断的在追杀与逃亡,死亡与复活里度过的.名字的颜色在每次复活时都会变得淡一些,经验值也在每次复活时掉好多.我那么的绝望,以至于后来我都是主动送死的,当我的名字又变回了原来的白色时,我已经掉了差不多2级了.我站在那里对着安提米契斯发誓:"从此以后,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去杀人了!"
 转眼间,我已经13级了,我再也不用见习生之杖去敲狐狗们了,而是隔的好远对着哥布林放魔法,偶尔也会壮着胆子去打布鲁人士兵,但通常的结果不是我被它们围攻而亡就是我在前面狂奔后面跟着一大群怪物,然后等着仁义之士来搭救.
 日子慢慢变得无聊起来,有时我会一个人坐在树旁边聆听精灵村庄里回荡的悠扬的音籁,有时会到处乱窜,有时也会故意找茬.比如说有一次我看见公告栏上有个人说:"有美女聊天吗?"很快的有个叫可爱俏精灵的人回答道:"我是美女呀!来找我聊天吧!"我当时一阵恶心,我向来都很讨厌这种自称为美女的人,还可爱俏精灵?!
 魔魔风:哼!我看,是一头猪吧!
 可爱俏精灵:什么嘛!人家本来就是美女嘛!人家不是猪,但是可小猪一样的可爱.人家是天使~
 魔魔风: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粪球小天使?!
 可爱俏精灵:把前面两个字去掉,是小天使~~
 魔魔风:去!我真为你感到丢脸!
 可爱俏精灵:你再说我就要生气了哦!
 魔魔风:生气啦?再来个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脚!
 可爱俏精灵:/-/-/-我挡
 魔魔风:你是个男的!你肯定就是个男的!BT
  可爱俏精灵:我本来就是个美女嘛!人是要自信的,除非你长得实在是令人难以恭维!!!
 魔魔风:我起码长的对得起观众
 可爱俏精灵:那么你承认自己是个美女喽!帅哥们快来追魔魔风啊!魔魔风是个大美女耶!
别人夸我是美女时一般我都是挺高兴的,这次也是.于是对于她所犯下的"错误"我便没有再追究下去,只是骂了句"你是猪呀!"就退出游戏了.
 和别人吵架似乎成了我打发无聊时光的一种手段,我会跟着一个人跑好久只是为了骂他一句"你是猪呀!"曾经骂别人BT,现在发现自己也是那么的BT!我极度空虚的天堂小混混生活终于被一个叫君临城下的人给打破了.
 那天我百无聊赖的在生命树下绕圈子,接着又停下来连续的做"坐下"、"站起"、"奔跑"、"胜利"、"肯定"、"否定"等等动作.然后我便看见对话栏上君临树下说:"魔魔风小姐!您辛苦了!本人代表精灵村庄的无数生灵向您致敬!"我一楞,瞟见旁边树下坐着一个人,他和别的男精灵一样有着长长尖尖的耳朵英俊的面孔.我跑过去扔了个见习生耳环给他,这只耳环是最便宜的那种,我知道他在讽刺我,所以我便用这样的方式来回敬他.
 君临城下:???
 魔魔风:你不是在乞讨吗?这是给你的呀!还不赶紧拣起来.
 君临城下:哈哈!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个东西我收下了!谢谢!
 魔魔风:你是猪呀!
 君临城下:你特别喜欢骂别人"你是猪呀!"是吗?
 魔魔风:?
 君临城下:上次我在公告栏上看见你和可爱俏精灵吵架了,哈哈!你真是霸道呀!
 魔魔风:怎么啦!不服气打一架呀!
 君临城下:咱们一起去散步吧?
 魔魔风:你神经病!没事砸自己大门牙!真欠揍!
骂完后我就跑开了,这么无聊的人没必要和他多费口舌.可是这个家伙却跟着我跑,我到哪他就跟到哪,还说:"刚才见你绕着生命树跑了那么久也没见你跑的比我快呀!"我和他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跑了好久,从北面跑到西面,从城里跑到城外.终于我没性子跟他磨了,便退出了游戏.三个小时后,我又进入游戏,可是那个死不要脸的东西却还在那.
 君临城下:你来啦!^-^
 君临城下:我在这可是等了好久耶!
 魔魔风:英雄~~你饶了我吧!
 君临城下:哈哈!好啊!我带你去冲级吧!
 魔魔风:$#&%......Y%~
我只好跟着他,他不让我打,总是让我站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可是也不让我拣任何东西,而他却连破烂都拣.我觉得他很不仗义,好歹也让我拣一点吧!这样一点意思也没有.于是我说:"别打了,咱们去散步吧!"
 没想到生活中多了一个这样的一个人竟会变得那么美好.我们也会和我以前一样做在树边听天籁之声,也会一前一后到处跑,不同的是,我一点都没有感到寂寞.我们经常在河边的小桥上聊天,但聊天的内容从来都没有涉及过现实中的生活.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你不问我家是哪的?多大了?是干什么的?"
他只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因为我不喜欢把虚幻的东西同现实联系起来."切!拽什么拽!你不问我还不想说呢!我只知道他的手背上有颗痣,因为他曾说过他他唯一特别的是手背上有颗痣.
 他的名字叫君临城下,我总觉得好象是一句话没有说完,我问他:"君临城下,还有呢?"
 君临城下:咦!不笨嘛!君临城下,花开满地.
 魔魔风:真想把你踹进河里去.
 君临城下:啊?为什么呀?
 魔魔风:好让你继续深沉下去呀!
 君临城下:呵呵!那就不必动用你的花拳秀腿了,我自己跳!
 他总是油腔滑调的,可他有时候真的很会感动人.那天我们吵架了,原因是打完怪物后,他又不顾我,冲上去就把东西给拣了.我很生气:"你是猪呀!让我也拣一点!你自私!"他只说:"你不懂~~!""我不懂!你就知道坑我!"我气冲冲的跑掉了.跑着跑着我看见一个叫文武不全的"帅哥".我知道君临城下肯定在后面跟着,于是我故意找这位"帅哥"搭腔.
 魔魔风:HI!帅哥~~
 文武不全:我不是帅哥,我是奶妈.
 魔魔风:什么?奶妈?!
 文武不全:我是法师,专门给战士加血和防护,所以我自称为奶妈.
我又莫名其妙的发起火来:"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啊!自己说自己是奶妈!真没骨气!你恶心不恶心呀!我看你还是别玩游戏了,赶紧回去吐吧!"可能是我骂的太恶毒了,文武不全发火了,劈头盖脸的骂道:"要吐你他妈给我一边吐去,少管你爷爷我的闲事!"我被他骂楞住了,回过神来的时候,君临城下已经和文武不全打起来了,我深知红名后到处被别人追杀的那种绝望,我劝他:"别打了,我骂他是我不应该."可他不理我,我只好站在一旁一个劲儿的给他加血.杀完文武不全后,他说:"我不管你对不对,反正他骂你就是不应该.你先退一会,我去洗名."
 魔魔风:不行!我要陪着你.
 君临城下:快退!
我不敢和他拗,便偷偷的又创建了一个人物,悄悄的跟在他后面,我看见生命树的守护者们一次又一次的把他杀死,然后他又一次又一次的复活,他每次复活后我都要找好久才把他给找到.他和我上次一样,先是拼命的逃,然后绝望的去送死.当他的名字淡成黄色时,他发现了我,跑过来问:"是你吗?"我应了一声:"恩."然后跑到他的面前在屏幕上打:"MMMM....WA!"  
   天堂里似乎每天都是暖人的春天.当人们都在天堂里忙忙碌碌的冲级时,我和君临城下却坐在树下聊天.
 君临城下:唱支歌给我听吧!
 魔魔风:海的思念绵延不绝
        终于和天在地平线交会
        如果走的够远
        应该也会和幸福相见
        承诺常常很像蝴蝶
        美丽的飞 盘旋然后不见        
        但我相信你给我的誓言
        就像一定回来的春天
        我始终带着你爱的微笑
        一路上寻找我遗失的美好    
        不小心当泪滑过嘴角
        就用你握过的手抹掉
        再多的风景也从不停靠
        只一心寻找我遗失的美好
        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
        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在最开始的那一秒
        有些事有些人注定要到老
        虽然命运爱开玩笑
        真心会和真心遇到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君临城下站起来对我说:"我不会让你的美好遗失的."
 再次登陆的时候,看见他原来的夕阳之杖没有了,我正想问他,他却要求和我交易,他给我的东西是智慧项链,两只智慧耳环还有夕阳之杖.这些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对于我们这些等级特别低的菜鸟来说,它们已经是非常好的了.他的等级和我差不多,所以要弄到这些东西很困难.我问他:"这是从哪来的?"
他说:"这些是我平时抢你的钱再加上我自己所有的装备.只能给你这些了."我这才发现他身上穿的是见习生的衣服,也知道了他为什么每次他总是爱拣东西了.
 魔魔风:你都给我了,那你怎么办?
 君临城下:没事,以后挣钱了再买就是了.
 魔魔风:可是你什么都没有,很容易死的.
 君临城下:说了没事嘛!
最后在我的坚持下,他穿上了我的佩里提奥,戴了我的见习生魔法书.我说看见他穿我的衣服感到格外亲切.他说他看见我戴着他送的首饰觉得特别温馨!呵呵!
 不久后,我们结婚了.在那个尤为迷人的下午,他带我去了一个地方.那里真的好美,山坡上开满了紫色的花,我好象身临其境.风轻轻吹拂着我的头发,淡淡的花香似乎在往我的鼻子里钻,做在电脑屏幕前的我也忍不住嗅了嗅,好象真的有花香哎!"君临城下,花开满地."他说.说话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我坐在草地上.
 君临城下:我在天堂向你俯身凝望
          就像你凝望我一样略带忧伤
          我在九泉向你抬头仰望
          就像你站在旷野之上
          仰望你曾经圣洁的理想
          总有一天我会回来
          带回满身木棉与紫荆的清香
          带回我们闪闪亮亮的时光
          然后告诉你
          我已找到天堂
这首歌是一位性格一半明媚一半忧伤的孩子写的散文《消失的天堂时光》里面的,名字叫做《找天堂》.
  魔魔风:天堂找到了,那接下来我们应该干嘛?我看,今天天气这么好,而且这里也这么美,不如我们结婚吧!
 他让我先自己在这玩会,他一会就来.不知道他又想耍什么把戏,密他也不理我.不想结婚就不结呗!有什么大不了的.过了一会,他回来了,说:"我向朋友借钱买了只智慧戒指给你,你千万别介意呀!结婚不呢个没有戒指,而我又没钱,只好借."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介意呢!戴上戒指后,用那句很俗气的话说就是,我觉得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幸福的我在公告栏上说:我结婚啦!我的老伴儿是君临城下!!!!!!~o~
 结婚没多久,我们决定去度蜜月.整天在精灵村庄里闲逛也逛腻味了,是该"出国"一次啦!我们一直向前走,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度蜜月来点刺激的也很浪漫嘛!走着走着我看见左边有座小山.这座山看起来不高,不知道能不能爬过去.我很好奇,于是就要他和我一起爬山.我们便开始向这座山冲了上去.真是不爬不知道一爬吓一跳呀!这座山原来是那么的陡,爬上去一点点却掉下来一大截,可固执的我偏要继续往上爬.这座山虽然看起来不高,但是它其实是好几座山连在一起的,我们看到的只是外面一座最矮的.!不过,哈哈!功夫不负有心人嘛!我们最后还是爬上了山顶.我站在山顶时笑的那叫一个壮观,用我老伴儿的话说就是:"笑的都痉挛了!"下山可比上山要快的多了,如果天堂的游戏功能上设置了"滚"这个动作的话,我估计那会儿我们绝对是滚下山的,而且滚的比谁都快.
 "滚"下山后,我们发现这个地方好陌生,周围的都是些叫做"安普"的怪物,长的异常的怪!我们的亚丁地图都没有带,以前觉得那个东西没有用,背在身上还嫌累,所以就一起把它存在仓库里了.没有地图,我们就不知道这些怪物是否厉害,因为天堂里的怪物们在我看来总是离村庄越远就越厉害.
 君临城下:这个地方好陌生呀!而且怪物看起来也蛮难打的
 魔魔风:是呀!是呀!名字也怪!安普,都没有听过.
 君临城下:我去打打看,要是好强的话我们就逃跑.
没想到这些怪物们是那么的弱不禁风,没两下就把它们给打死了,一会儿这里的怪物就全部被我们铲平了,哈哈!痛快!可是......
 魔魔风:咱们怎么回去呀?
 君临城下:我刚试过了,山根本就翻不回去,下坡比上坡陡的多.
 魔魔风:那咋办呀?
 君临城下:试试让这些怪物把我们杀死后能不能回去.
 魔魔风:多悲壮呀!我们背对背吧!我不忍心眼看着你死.
 最后的结果是我们都被这些怪物给杀死了,不过还好都回到了精灵村庄.后来我们从亚丁地图上看到,我们去的那个怪地方是暗精灵森林.据我所知,好象只有通过精灵村庄的NPC才可以去那里.我不禁感叹:"我们的蜜月莫非是偷渡出国的?!"
 蜜月过后,我对他"恶心"了一次.那天我矫情的要他绕着生命树跑十圈,跑完后,他嬉皮笑脸的说:"跑的还行吧?如果你还想看,我就继续跑."我很嗲的叫了他一声:"老伴儿~~~"然后说:
 我曾经游走于天堂
 寂寞的支离破碎
 你走过来
 把支离破碎的我
 又重新拼好
 我问你:"痛吗?"
 你摇摇头
 迷人的微笑如同二月的春风抚平了我的伤口
 可是,我分明看见你手上的血
 小溪般的流淌出来
说完后,他像以前的我一样,跑到我面前在屏幕上打了:"MMM......WA~~"
  和好多故事的结局一样,我们的结局也是很伤感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和我一样难过,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感觉.
 最后见面那次,我站在生命树旁边,他站在我的对面,身边还有个很漂亮的精灵,叫做花开满地.他们俩离我很远,我一下子全都明白了,明白了"君临城下,花开满地",明白了"不喜欢把虚幻的东西同现实联系起来."我甚至发现,一直都是我一味的多情,更令我难过的是,连结婚都是我先提出来的.
 君临城下:魔魔风,她我现实生活中的女朋友,叫花开满地,以后,她就和我一起了.
 花开满地:你好!你是她的战友吧?
用不着暗示我,"以后她就和我一起了",行,我走.是啊,我们是战友,一个我总是叫他"老伴儿"的战友.我故意说的满不在乎:"呵呵!是呀!我是他的战友,你们去浪漫吧!我要去找我的老伴儿了."
 君临城下对我打了三个点,我知道那肯定是对不起.哼!君临城下,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你对我说这三个字.是的,我是去找我的老伴儿,在我们邂逅的那棵生命树下,在我们曾经站在上面聊天的桥上,在我们坐过的树边,在我们结婚时的那片紫色的草地上,在我们度蜜月翻过的那座山旁....可是,为什么我找不到你?
 我开始爱上一个人,可那个人爱的并不是我,人们说这叫一厢情愿,我却安慰自己说这叫寻找肋骨行动失败.
 我跑到一个人旁边,那个人一直在打怪兽,打完一个又很快的跑向另外一个.凡是行动呆滞,你对他说话他却没有任何反应的人肯定是外挂.
 魔魔风:你好啊!
        说话!
        你是猪呀!
        你不是说过不会让我的美好遗失的吗?可现在呢!
        对不起都不敢说,三个点什么意思!!!
        无聊没事干嘛来表演给我看啊!
        你神经病!变态!混蛋!给我滚的远远的!
 追着一个外挂骂真是畅快!骂完后,我把他送我的东西全扔了,衣服、耳环、项链、魔杖还有戒指.我看见那个外挂机械的从我的身边把东西全都给拣走了,被我莫名其妙的骂了这么久,这些也算是对你的补偿吧.天堂的音籁又响起了,可这时的我却觉得它特别的刺耳.
 后来,我再也没有玩过天堂,是因为不想玩了,还是因为不愿意看见"君临城下,花开满地"?
 我想起了安妮宝贝说过的话
 "我想,有些事情
 是可以遗忘的
 有些事情
 是可以纪念的
 有些事情
 一直无能为力
 我爱你
 这是
 我的劫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