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听发烧碟《一意孤行》,一直对中阮的声音着迷,但是那音格按起来怎么都没有吉他的好按,也没玩会。于是突发奇想,那吉他的琴颈装在中阮的身上会是什么样的效果?拿中阮的琴身来演奏吉他曲又是什么韵味?也许之前也有人尝试过了,但是我要自己来弄一个,我也知道这算不上什么创新之举,但是玩一把的心态还是要有的,否则做人真的没什么意思了。我弹琴不一定能比别人好,但至少可以弹得跟别人与众不同,有不一样的音色

  从今天起我将把这把中西合璧土洋结合的怪胎琴是如何制作、诞生的过程记录下来。
  从小我就有音乐梦,对音乐痴迷了这么多年,一直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者在圣殿的门外徘徊,每当面对那些高深莫测的专业人士,我都颇有自知之明地低声下气,从不敢声张自己懂音乐,会玩音乐。
  从小没有机会学琴,长大快20岁了才自学吉他,没有老师。这样的起步注定在演奏方面也不会有多大成就。好在还有自娱自乐的心态,没有谁逼我去比赛、考级,也没有正式登台表演的压力,所以一直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弹得没什么长进,没不成什么体系。
  眼看着在音乐方面没什么指望了,更不能拿来谋生混饭吃,索性就放开了完吧。身边不少玩音乐的朋友,打鼓的小李经常自己做一些新的打击乐器,新颖又好玩,玩吹奏的老李也是经常做一些改良的乐器,还把自己的手工作品赠给我……我感觉这些人是真正地在玩音乐,传统的音乐规范束缚不了他们,他们只由着自己的性子去驾驭声音,自由自在,音乐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我欣赏这样的态度。
  吉他玩到今天,快20年了,也没玩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古典的弹不下几首,民谣的也不怎么样,电吉他连门都进不去,爵士蓝调更不用说了。那种复杂的西洋调调学不会,还是回归本民族的东西吧。
  以前听发烧碟《一意孤行》,一直对中阮的声音着迷,但是那音格按起来怎么都没有吉他的好按,也没玩会。于是突发奇想,那吉他的琴颈装在中阮的身上会是什么样的效果?拿中阮的琴身来演奏吉他曲又是什么韵味?也许之前也有人尝试过了,但是我要自己来弄一个,我也知道这算不上什么创新之举,但是玩一把的心态还是要有的,否则做人真的没什么意思了。我弹琴不一定能比别人好,但至少可以弹得跟别人与众不同,有不一样的音色。
  我将这个想法告诉了“乐器改良狂人”老李,老李很兴奋,说得找师傅来做。“柳州有个做乐器的钱师傅很不错,他一定能完成你的想法!”
  于是,9月17日的时候,我和老李一起到了曙光西路老钱家。老钱当时正用他那把自己设计制作的方头方脑的怪胎大提琴跟一帮老伙计合奏广东音乐,那声音也很不错,我想:找对人了!
(柳州市曙光西路。老街巷里总是会有许多传奇,只要你愿意去寻找)
image
老钱家的广东音乐沙龙
image
老钱自己制作的方头方脑的怪胎大提琴
image
  搞完乐队,老李老钱和我坐下来探讨制作这把怪胎吉他的可能性。老钱听了后也是两眼放光,声调都高了几度,说:“我早都想做这么一个东西了!我做乐器不是为了赚钱的,只要好玩的我都做!别人没有的我都可以做!越古怪的东西我越喜欢做!我做这种是没要钱、没要命的!”
  老钱今年60岁了,从父亲那一辈就开始做乐器了。文革的时候还被当做“毒草”,家都被操了,人也被抓了起来。文革后,还是舍不得这个行当,又继续重操旧业。如今的老钱养老有保障,已经不用靠帮人做乐器谋生了,完全就是凭着兴致来玩。
  想法一拍即合,于是大家开始构思了……
image

老钱和老李两老友在商讨如何将吉他和中阮合为一体,中西合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