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到窦唯的笛子就想到山水画,一听窦唯我心情就好。

心情好我就不想碰见熟人,因为他们老爱问:你那位呢。我不想到处跟人说:嗯,我失恋了,盼得自由身了。这样显得我很没素质,被人一脚踢开还乐的跟翻身似的。我知道大多数人都比较关注我跟那谁的破事,大多数人都始料未及(当然也包括我):破事没了,跟他妈黑马似的。那谁谁,我没一点诋毁你的意思,就你那一句:我帮我爸买插线板。我就已经想通了,要不是您提醒我现在还当2B让您骗呢,谢谢啊。

他们说我今年桃花泛滥,确实泛滥,但都属于烂桃花,烂的我都不屑去看,还让我体会了一次极品这个传说中的词。个中情节我就不说了,败兴致,坏心情。大概就是个已经虚荣得变形,把脸打得血肉模糊充死胖子的人。

08年开头有几件事让我很纠结:

一、我妈在排骨炖藕里面加醋,本来有点小拉肚子,吃了就更想拉。我妈跟我一样,有试验精神

二、我被人踹了,还是在年初踹的,踹的我莫名其妙

三、不再来者不拒,而且学会看人了

四、不在喜剧片里找乐子了,转向故事片和青春偶像剧找乐子

image

今天又看了一遍有话好好说,我也开始跟、跟着结巴了。
image

----俺轰!俄巷尼!俺轰!俄巷尼!俄巷尼巷得水不着觉!俄水不着觉!俄水不着觉!俄巷尼巷得巷水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