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8.27

抱着的婴儿有时是猫
我在登山
一座隐喻的山更像神谕
半路遗失的婴儿
在惊慌失措中
被突然找回
石洞里安然酣睡的婴儿
被突然指出
他们面目平平
他们是使者

山顶是虚设
在大笑中消解
高与矮的意义
一片立足之地
一座砂砾之山
一切崩塌。崩塌
在滑向山脚的过程中
突然顿悟
这是我的躯体
这是无惧,让向上得以完成

 “只需要多人的意识就可以毁灭一个人。 ”
她们是具有能力者
她们仍是爱猜忌的女人
她们说出一个名字让这个名字消失
爆炸,灰飞烟灭
我说出c,害怕又期待,一瞬间
这是一个游戏,这是赌注也是牺牲
但一切没有发生
只是婴儿的手
只是如梦幻泡影,如电亦如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