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图版《蒙田随笔》读后

在紫禁之巅,当西门吹雪遇到叶孤城,结果会怎样?叶孤城的孤独和冷傲,注定了他只诚于剑,西门吹雪则诚于心。所以,决斗时叶孤城赢了西门吹雪,却输给了自己,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自杀……比之三国时的诸葛亮和周瑜又如何?周瑜在临死前仰天追问:既生瑜,何生亮?

背道而驰,殊途同归

——插图版《蒙田随笔》读后


    在紫禁之巅,当西门吹雪遇到叶孤城,结果会怎样?叶孤城的孤独和冷傲,注定了他只诚于剑,西门吹雪则诚于心。所以,决斗时叶孤城赢了西门吹雪,却输给了自己,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自杀……比之三国时的诸葛亮和周瑜又如何?周瑜在临死前仰天追问:既生瑜,何生亮?

一时江山如画,奈何春风不度。寂寞高手相遇,难道只有血拼?本非南辕北辙,为何不能殊途同归?试想一下:当达利遇到蒙田,结果又会怎样?想来上海人民出版社刚刚出炉的《蒙田随笔》(插图本)可与我们沉寂已久的心灵遥相呼应。

这是一部超现实主义风格的蒙田随笔选本,由20世纪的西班牙艺术大师达利亲自编选并绘制插图。蒙田是法国16世纪的思想家、散文家,他率直地抒发自己的内心感受,奉行“勇敢、快活的怀疑主义”。相比之下,达利这个超现实主义的艺术大师代表的疯狂似乎与蒙田的古典人文主义大相径庭,甚至背道而驰,但是他们就偏偏组合到了一起。我不知道,是达利太过疯狂,还是我们太过缺乏想像力,硬是要在16世纪人文主义的土壤里结出20世纪超现实主义的果实。

四百年的光阴似乎也比不过如此,恍若惊鸿的瞬间。达利与蒙田这次跨越时空的相遇绝非偶然。达利以积极主动的姿态接受蒙田的随笔,甚至自己动手选择篇目,让我们有理由相信,达利在冥冥之中选择了蒙田。虽然两人的艺术风格大相径庭,但是细细想来,仍有一些共通之处。比如,他们都崇尚反叛的精神,蒙田通过温和地嘲讽,使风趣闲适之态跃然纸上,而达利则大行游戏之道、追求惊世骇俗的效果。

该书的译者朱子仪先生在序中为我们介绍:“在《论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彩色插图中,月牙形状的太阳像怪兽脑袋似的伸出海面,天空正中高悬一个巨大的金属框架12面体供人膜拜。《论想像的魔力》的彩色插图中,石榴、盘子、夹带着树木的大块岩石泥土都在空中飘浮,连教堂的圆顶和小尖塔也在脱离主体建筑往上升;不明粘性物质悬挂在许多物像的底部。《论马车》的彩色插图中,干尸一般的人骑着已被蛀空的马,布满裂缝和小洞的多面晶体上爬着蚂蚁(蚂蚁在达利作品中通常是紧张、焦虑和衰老的象征)……”

古人曰:“形交而同床异梦,不如神交而远隔关山。”在超现实主义的艺术背景下,我们可以感觉到蒙田的思想和轮廓已从岁月的尘埃中凸现。文学和艺术本为同根而生,也正因如此,他们在对艺术的理解上是心灵相通的,尽管他们之间有着四百年的时间间隔。我们眼中的这本《蒙田随笔》正是架起了一座通向达利和蒙田两人的心灵之间的桥梁,通过这本书,我们可以看到他们背道而驰的艺术风格,和殊途同归的距离之上盛开着的繁芜之花。


(《蒙田随笔》(绘画本)[法国]米歇尔·德·蒙田/著,[西班牙]萨尔瓦多·达利/编选并插图,朱子仪/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10月出版,定价:28.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