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咨询感觉还不错。咨询师大概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当初在网上挑选的时候,一是看她的简历,上面没有什么国家二级注册什么的,二是发现她是华师大的特聘专家,觉得有某种熟悉的东西在里边比较有安全感和信任感就敲定了。

第一次做有一个半小时,咨询师几乎没说什么话(应该是故意的)。反倒是我一进门刚开始有一点点不知所措,但后来坐定后就仿佛被施了魔法一样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从我的大学第一次心理咨询经验开始,到现在的生活,状态,家庭,朋友,情感经历……她只是默默地听,然后在纸上记录下我的这些“点”,还有别的什么,我不知道,以及在某一些地方稍微帮我清点一下……我觉得时间过得超快,好像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说出来,但只有留到下次了。

考虑到经济的因素,目前基本上是每周一次的频率。心理咨询的费用对我来说还是十分昂贵的,但总觉得如果这样的方式能够帮我重新认识自己,厘清生活的头绪,找到未来的路,那真的也不算什么了。

其间说到我从绿豆蛙辞职的那段,突然鼻子一酸,几乎要落泪了。之后几次想继续但都哽咽。这时听到咨询师说:“好像有情绪在里边……”却神奇地觉得平静了不少。现在突然觉得“有情绪在里边”,这句话是这次心理咨询让我思考最多的地方。咨询师并没有直接说“你很伤心”,或者对此表示“难过”“无奈”“遗憾”之类。也就是说她很明确我那个时候,在那个事件里是有某种强烈的情绪在里边的,但她没有轻易地去判断(贴标签),那是一种怎样的情绪。我觉得这个大概就是心理咨询可以作为一门专业存在的具体体现吧,也是其职业化的所在。如果是在平时的交谈里,我是绝对不会这样说的,可能我就马上对这个时候对方的情感作出判断,甚至想要(被迫?)马上给出我这边的回应,乃至给出建议等等……但这是不妥当的。第一,我不是对方,没有亲历整个事件,这样的判断其实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第二就算是对方,也未必真的清楚自己真实的感受,我如果轻易做出判断,给对方贴上标签,那么有可能就把对方带进了坑里。我觉得其实这样的判断是一种“偷懒”,就是并不愿意真的去用力搞清楚对方到底是为什么,因为这个既费力又费时,指不定还牵扯到更多东西,谁又会有这么多精神来做这件事呢?倒不如就贴一个自己方便的标签,能缓则缓,能将就就将就,就此打住。当然,很多时候我们这样做并不是有意的,而是自然而然地就做了。甚至,这样的方式更适合在生活中熟悉的人,因为如果如果我们知道得太多,反而不好办。越是亲密的人,可能越难。这正是心理咨询,乃至宗教告解存在的意义吧。

---------------------------------------------------------

比较好的是,昨天把咨询的事情告诉了Z,她表现得还挺平静的。让我更有信心去做这个探索和改变。

后来我们去看了《一步之遥》。

电影散场,我们去清真馆吃了个深夜刀削。好久没在那个点吃了,热腾腾的小碗牛肉刀削,我喜欢加醋和辣椒油,就变成了酸辣味的,正好综合了面片的碱味,很好吃。

Z问我觉得《一步之遥》是喜剧吗?我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她说别人笑场的那些地方,她反而觉得很想哭。然后就吃着吃着眼泪就滚了下来。我知道,这里有个强烈的情绪了……

---------------------------------------------------------

今天一天在家,Z主力我助手试着做了披萨,烤出来有点稀。Z说,不要吃到拉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