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结界薄弱的12月末
L他和同事们出去游玩2天,剩我一个人在家,简直就仿佛世界都只剩我一人了,这种感觉真是要命。
想起以前在学校期末时,也是曲终人散倍感凄凉,
想起那年的大一期末和ss一起凄凄惨惨,当然第二年她感觉更惨,
想起在平行世界,嘴欠又无恶意的同事洗碗时问我:“你怎么老是一个人的?”
我笃定地对他说:“我不是一个人,只是我的朋友现在不在身边。”

想起更远的以前,
一个人逆着放学的人潮朝学校走,天下着小雨,
那个人摁着两垛书,淡定陈述:这垛是我看过的,这垛是还没看的。
如果不是遇见你,一定会不知寂寞地走下去,
我这样坚信着,我中二的伤口在这个结界薄弱的时候剧烈地疼痛并折磨我。

我要去找一个在身边的情投意合的好基友= =!!!!

在终于受不了的第3天,跑去图书馆看书了,顿时感觉好受些。
但是看到旁边坐着的两个粘着的女人,马上又嫉妒了= =

大概是上班又见不到女人了,又有点阴阳失衡了,sigh

翻出broken wings来听,翻出虫师来看

-----------------------------------------------------------------------------------------------------------
到了这个月份是我结界最稀薄的时候,各种羡慕嫉妒恨无力扎堆涌上;
在心里默默跪天,恳请庇佑...

上周工作一天一夜的成果被自己不小心全部替换掉了,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