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祖泉: 一生,追逐光芒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7月18日07:52 解放日报     昨天中午,我国“电光源之父”、复旦大学教授蔡祖泉不幸去世,享年86岁。     几个小时之后,城市灯光次第亮起,绚烂的光影,无声地为这位远去的学界泰斗送行。     “老师一生追逐光芒,天堂的灯,等他点亮。”他的学生们这样说。     创新之光     我国第一只用于道路照明的高压汞灯在他手中诞生。1964年,它亮相繁华南京路,划出一道“光的长廊”。我国第一只1000瓦的卤钨灯在他手中诞生。1964年,为打谷场上的农民兄弟送去光明,灯火辉映下,稻谷金黄。我国第一只25千瓦水冷电极短弧氙灯在他手中诞生。上世纪70年代,作为大型空间环境模拟设备———太阳模拟器的光源,为我国航天工业再添辉煌。     上海人,谁又能忘记,当年在人民广场引起轰动的“人造小太阳”———100千瓦的长弧氙灯,让我国照明技术首次在国际上挺起胸膛。这灯也有了更骄傲的名字“争气灯”。     “中国需要强大,光源更需要自主创新!有自己的新技术,我们就能站起来。”这是蔡祖泉常说的话。他的学生朱绍龙回忆当年,“为了创新搞发明,蔡老师是不要睡觉的。”1961年,蔡祖泉与同伴们初探我国科学家的“空白领域”———电光源,其中关键技术“金属与玻璃如何完美封接”的研发成了第一道门槛。     金属与玻璃,两者材质不同,受热反应不同,膨胀系数不同,为了让它们“紧密合作”,蔡祖泉连续三四个月,天天工作到凌晨。几小时后,他跟同事们又一起继续实验,不达目的不罢休。千辛万苦终于成功———找到了耐高温、弹性强的金属钼导片,离光源技术强国的梦想又近了一小步。     同事们至今记得40年前的一段往事:在“小太阳”研制时,玻璃和金属接口的地方必须要用能耐高温的银焊条,而当时国内还没有生产这种焊条。他把家里银元拿来熔化掉,成功做出焊条,专门“对付”焊长弧氙灯的接口。这一份专注,这一份热情,令人动容。     退休以后,他依然心系创新,在市科协副主席、上海照明协会理事长岗位上兢兢业业,谋划建言。上海照明协会秘书长翁寅福至今难忘,80多岁的蔡老激情洋溢地说着光源产业创新建议的样子。“在国外,很多核心技术都掌握在一些大型集团公司手中,而国内企业更多的仍依赖大院校的研究机构或者国外技术的仿制。仿制中有所创新,或引进消化吸收创新;但中国企业要做强做大,必须具备自己的研发团队和核心技术。千万不能忽视丰富的产品线,相较于GE、欧司朗和飞利浦这三大光源巨头,国内企业的产品线太过单一,无形之中竞争力大减……”声声发自肺腑,字字恳切。     “有许多问题需要一步步解决,但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国一定会出现像GE、欧司朗和飞利浦这样的光源巨头……”蔡老的微笑,让人记忆犹新。     求索之光     生命不止,求索不息,光芒不灭。     知晓蔡祖泉教授的人,都为他一心为国、刻苦拼搏的精神所折服。就是凭着这种精神,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水平、学徒出身的他才得以成长为中国著名电光源领域专家、中国电光源领域的奠基人。     即使面对已取得的辉煌成就,身为人师的他仍未间断自身学习,学生常能在清晨的复旦校园中看到他背英语单词的身影。卸任后,蔡教授仍坚持每年做出一两个专利。他说,“爱迪生到晚年仍坚持发明研究,这一点我得向他学习,能活多久,就工作多久。”     蔡祖泉的发明创造填补了许多空白,照理说已算功成名就,可他偏偏还要自讨苦吃———快退休时走上了研发、推广节能照明技术的征程。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从德国照明技术大会归来的蔡祖泉带回一个不起眼的玻璃小玩意:国外第一代节能灯。“现在国际上已有3项节能灯专利,一个灯泡卖20美元,但中国一个专利也没有。节能是照明产业的未来,我们一定不能失了先机”。1985年起,他开发了中国人自己的系列节能荧光灯。退休后,蔡老还不顾年迈,为苏浙沪照明企业当免费顾问,四处奔波。几年前,浙江临安的宇中高虹节能灯厂因技术问题经营不善,厂长登门“搬救兵”。蔡老二话不说直奔临安,查找问题、革新技术、理顺流程。现在这家企业已成了当地的“龙头老大”。     日前,他的一个学生去国外出差,美国同行感慨地说:“虽然白炽灯是爱迪生发明的,但是现在我们美国使用的白炽灯基本上都是从你们中国进口的。”数据显示,中国灯的年产量达到81亿只,是当今世界第一产灯大国。而在节能灯领域,中国占有了80%的市场。     人格之光     一个多月前,卧病在床的蔡祖泉写字已经吃力,他请学生朱绍龙为自己记录口述遗嘱———     头一条:丧事简办,不给大家添麻烦。第二条:将自己积蓄的30万元现金捐给希望工程。当朱绍龙在电脑上输入“回报社会”时,已十分虚弱的蔡老急急摇头,“这么小的事情,当不起‘回报’二字,只能算‘略尽心意’。”     照亮他人,奋力燃尽人生最后光热。一幕幕场景回放———     “师傅”,是蔡老所有的学生对他的称呼,这位曾获无数殊荣的专家,从来没有架子,平易近人。学生陈大华回忆:“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们经常加班到深夜。当时粮食限量,粮票不够,师傅就从家里带来米,晚上在实验室熬成粥,大家就吃粥和萝卜干充饥,接着做实验。就是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我们把高压汞灯和碘钨灯研制出来了。那时蔡老师家并不宽裕,他爱人是纺织厂的工人,后来因病提前退休在家。他还有三个孩子,那时粮食全是按人头定额发放的,而他克扣了自己家的口粮……”     “现在总是大学在给企业出题目,要企业把大学里研究的技术产业化。而理想的目标应该是,企业经常给大学出题目,企业遇到技术难题就要去大学里问问科学家。另一方面,科学研究也要同应用需求紧密结合,科学家不要拍拍脑袋自己想题目,否则做出的成果不一定是企业最需要的。”产学研研讨会上,82岁高龄的蔡祖泉大声疾呼,声音洪亮。     2007年,在蔡祖泉直接推动下,被誉为光源界“奥林匹克会议”的国际电光源学术讨论会第一次在中国召开。国内外企业家、研究人员深入交流,中国电光源力量精彩亮相。他对身边亲人同事说,“我最大的心愿,已了。”     本报记者 彭德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