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说好要写的……

————

电脑屏幕上弹出了一个提醒框,告诉卡尔德现在是格林尼治时间的凌晨3点。再一次地提醒他应该去休息了。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窗外。守望塔的外面是无穷无尽的宇宙和他们蔚蓝的母星,完全无法帮助他获取任何时间概念。

他最后再过了一遍写好的报告,保存进数据库之后,就准备关上电脑了。

但是,他的手指停留在了关闭按钮上方。

他知道他需要休息,为了之后的任务,生活。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并不怎么能享受“休息”。

在艰难的战斗和巨大的牺牲下,最后致远族的阴谋被阻止了。而各地的重建工作以及后续处理,新的调查任务,各种繁忙的事项都让他无暇顾及其他事情——那些和地球的生死存亡比起来都无关紧要的事情,只是关乎他个人感受的一些问题。

他甚至要感谢接连不断涌现的任务,它们很好地帮助他转移了大部分的注意力。让他不会去纠结在自己的私事上——那些他完全不懂得如何排解,如何摆脱的事情。

是的,和他替联盟执行任务,或者替他人排忧解难的效率完全不同,对于如何处理他自己的烦心事,卡尔德几乎可以用一窍不通来形容。从很早以前开始,他唯一擅长的,就是以大局为借口,把私事一把推开,忽视它们,假装不在意,直到总有一天他真的不再在意了。他认为时间会让他淡忘掉那些在角落里面积灰的东西,至少他曾经是这样认为的。

但实际情况不是那样。

烦恼,杂念这种东西,从来不是那种会乖乖被你塞进箱底盖起来关好的玩意儿。他们会在你的大脑终于不再被要事占据的时候突然狠狠地反击起来。

所以,“休息”对于他来说,是一种“煎熬”。

叹了一口气后,他又打开了队伍过去的任务日志。

其实他早已把他不在期间的所有任务日志都看过一遍了,他并不是想要再查询或者确认什么东西。这只是一个旧习惯,帮助他稳定杂乱的思绪。

  “卡尔德,我以为你已经去休息了。”

黑金丝雀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卡尔德轻轻叹了口气,转身面对着观察敏锐的金发女英雄点了点头,表示问候。

“我刚刚完成任务报告,正打算去休息。”

黑金丝雀没有说话,只是苦笑着摇摇头,然后走近了一些,直视着对方的双眼,然后慢慢地问道,“你还好吗,卡尔德?”

“我很好。”卡尔德下意识地回答道,然后愣了愣,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要这么问?”

“因为在我看来你离很好的境界差远了。”黑金丝雀皱着眉摇头说,伸出一只手指了指眼睛,提醒对方他的黑眼圈和眼睛里的血丝实在太明显了。

“……我想……我只是昨晚没有睡好。”不自在的揉了揉眼角后,卡尔德避开对方的直视,说道。

“只·是·昨·晚·没睡好吗?”黑金丝雀抬了抬眉毛。

卡尔德知道身为队伍的心理辅导师的迪娜是很难唬弄的,于是只好叹了口气,“……好吧,你是对的……我的状态的确并不是那么好。2天前我去监狱看了父亲…黑蝠鲼。为了调查光明会遗留的一些问题……不过他拒绝和我见面。”

金丝雀这才放松了追问的语气,有些悲哀地轻叹一声,“行了,不用多说了。抱歉,卡尔德。”她伸出手,揉了揉现在已经高出她半个头的亚特兰提斯青年的肩膀,“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把自己的事情闷在心里一个人解决。而且你一直都很强韧。但是你这一年来经历的所有事情,并不是什么能够简单的消化的事。也许你可以像夜翼一样,先休息一阵子。”

“在迪克休息的这段时间内,我更加不应该放下队伍。”

“我知道,事实上,联盟也在各种地方需要你们队伍的协助。现在虽然致远族的事情解决了,可是你知道,卢瑟一上位,事态说不定更加糟糕了。还有不知所踪的萨维奇……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你更加应该调整好你的状态。”

“我会的。必要的话,我可以让自己的身体获得充分的休息。”

“不仅仅是身体状态。还有心理上的。我不是说要你长期的离开,只是1,2天的放假。亚瑟告诉我说,除了阻止致远族的MFD的那次任务以外,你还没有回过亚特兰提斯?”

“呃……没有。”卡尔德别开了视线,“没有太多的时间。”事实上,他还没有做好面对自己母亲和养父的心理准备。

“那么,我想你可以放2天假,回去看看。这一期间联盟会帮你们负担起一部分任务……”

“不。”卡尔德几乎是尖锐地拒绝道,随后意识到了自己的语气有些过分,“……我是说,不必。很感谢你,黑金丝雀,但是真的不必。请给我些时间,我会调整好我自己的。”

“是吗?”迪娜微微垂下眼脸,叹了口气。然后双手抱在了胸前,她对卡尔德这样的回答她一点都不意外,“……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比如刚才,你几乎会让我想到罗伊。”

卡尔德倒是很意外金丝雀的这句话,他瞪大了眼睛,不明所以地看向金发女英雄。

“尤其是顽固到让人恨不得给一记背摔看看能不能把堵住的部分摔摔通的地方。”黑金丝雀抬眼用危险的眼神看了卡尔德一眼,那一眼让卡尔德差点克制不住想后退一步,“我现在算是理解你们俩怎么会成为朋友的了。”

“我们……”还算是朋友吗?卡尔德不禁在想。

在他向罗伊隐瞒了所有的事实开始执行卧底任务之后,或者,在罗伊不顾一切地执迷于寻找自己的本体,不再和他主动联系之后。

他们两个,还能被称为是……朋友吗?

这个想法让卡尔德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那也是一个本来被他塞进记忆角落里准备遗忘的问题,现在它找到了狠狠反击的机会。

黑金丝雀也没有漏过这个细微的表情变化。她放下了双手,“看来,你也没有去见过罗伊。”

亚特兰提斯青年吸了口气,闭上了双眼,“在销毁MFD的作战会议上我见过他。”

“那一次不能算。所有人集合的时间都没超过10分钟。这之后呢?”

卡尔德轻轻摇了摇头,稍稍转移了下话题,“他还好吗?”

“就看你怎么定义‘好’了。为什么你不亲自去看看他?”

“我……不确定是不是应该……”他边说边把目光转向窗外的群星,

“卡尔德。”黑金丝雀打断了他的话,走到了他的视线前方,“如果现在不是这个点的话,我毫无疑问会把你揪到我的心理辅导室去喝上几杯茶。不过,你已经不是5年前的少年了,所以我也毫无疑问不能真的这样做。但是你必须知道,我们很关心你。而你,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拒绝表现出自己的痛苦,不让其他人察觉。你要别人怎么在察觉不到你需要帮助的情况下帮助你?而这又怎么能够减轻你的心理负担呢?”

“………………”

“5年前,你或许还会对我表露一些你的内心世界。而现在,要是你想的话,我怀疑你连我也可以瞒过去。这样的话,就真的没有人可以帮助你了。”

“我真的很感谢你的关心,迪娜。”卡尔德又叹了一口气,“只是我觉得,这些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而且,我答应你,如果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我一定会立刻就去找你的,绝不会有什么犹豫。”

“很好。”黑金丝雀点点头,但实际上并不怎么认可这个回答,她耸了耸肩,“或者,能帮的了你的不是我。”

接着,她从兜里拿出一张名片和一支笔,她在自己的名片背面写上了一个地址之后,塞给了卡尔德。

卡尔德好奇地看着那个地址,他只能认出这是星城的某个地方,但是他从来没去过那里。

“罗伊现在的地址。”

“啊?”

“他现在可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居无定所了,莉安需要一个稳定的住处……你知道莉安对吧?我假设阿尔特密斯都告诉过你了?”

“…………是的,我知道。罗伊和柴郡的女儿。”卡尔德机械地点了点头,目光还是盯着卡片上的地址。

“所以我替他找了这里的一处住宅。他现在和莉安……也许还有柴郡,我不知道……都住在那里。”

“……呃……你的意思是……?”卡尔德不确定地抬起头,看向迪娜。

“去看看他。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有多久没有联系过了,但是你们曾经是无话不谈的好友,我想,友谊并不是那么容易褪淡的。”

卡尔德发现自己捏着卡片的手指微微地颤抖起来,于是他在黑金丝雀发现之前立刻把卡片放进了口袋里。

“谢谢你,迪娜。”他强迫自己嘴角扯出一个微笑,“我会去的。等……等我空闲下来之后……”

“好的。”黑金丝雀也微笑着点点头,“对了,顺便一提。我把你目前手里的任务都分配给了其他小队。明天你放一天假,蝙蝠女替你指挥。就这样,去睡吧。这样明天你才有精神去应付罗伊家那个精力旺盛的小仙女。”

“…………什么?”

“这是联盟主席的命令。”

“等等,迪娜。”

但是没有听卡尔德的话,黑金丝雀伸手在虚拟的电脑屏幕上操作了几下,“好了,你的操作权限一整天都会被锁定住。别指望芭芭拉帮你破解。你唯一的选择就是在守望塔睡一天,或者去亚特兰提斯晃一天,或者来我的诊疗室找我谈一天,再或者,去罗伊家拜访一天。”

“迪娜……”

“不用谢我。现在我要回去值我的夜班了。成为联盟主席还是逃不过夜班的轮值的。”

“…………”卡尔德知道自己已经被彻底将军了,只好无奈地叹气。等他再抬起头的时候,迪娜已经踏进了电梯。他默默地看着电梯门关上,然后用她已经听不到的声音说了句,“谢谢。”

和之前的礼节性的口头感谢不一样,这一次是发自心底的,不带任何虚假的谢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