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柳早几年就跟红线说过,男人,人尽可夫。

彼时,红线才刚进四大,一粒新鲜人被合情合理的压榨,每周都要做一百多个小时。纵然是红线,做了两三个月也瘦了一圈。大学几个姐妹一起吃饭,约了又推,推了再约,足足闹了三五次才终于在长假的周日吃了一顿吉野家。
细柳细细打量,皱眉问:红线你还在跟那个小男朋友过呢?
红线吃的头也不抬说:嗯。
细柳问:那让他多关照你,给你煲个汤炒个菜,最不济叫好外卖。
红线失笑:他?我还得给他叫外卖呢。
什么叫做一物降一物?红线的克星就是金城武。
当然不是真正的金城武,只不过是亦有一双搜魂夺魄的电眼。当年,不过是一瞟,就俘虏了红线。大四,tomboy女孩红线告别短发,搬出宿舍,同金城武共同建造未来。
不到毕业,一年里就已经好戏连连。有女生哭上门来,有金城武离出租房出走,有金城武失踪,有女人约见红线告诉她金城武就是艺术而艺术不可能只属于一个女人,有金城武重新出现,有金城武若无其事,有金城武说,宝贝儿,你是我的港湾。
吵也吵过,闹也闹过,分手也分手过,画板颜料也丢出去过。
什么叫一物降一物?一物降一物就是到头来红线仍然是金城武的girl。她租房,她进四大赚家用,她做家务并理财购物,金城武负责继续追求艺术和时不时被各种热爱艺术且不能阻挡他的电眼的美貌少女搞一搞‘你不要无中生有么我们是纯洁的’友谊。
什么叫一物降一物?一物降一物就是大女人红线全面溃败,任细柳娇娜百般敲打,仍然做不到迷途知返。
娇娜说,算了,将来她伤心的时候再说吧。
细柳说,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不过,红线,男人,人尽可夫。你这么能干这么漂亮,甩了金城武追你的人从王府井得一直排到新街口儿去。将来要是你们分手了你可千万别浪费时间伤心。
红线一边奋力同蝴蝶鸡翅战斗,一边含含糊糊道:知道了,不要伤心,随便在王府井和新街口儿之间拉夫。
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红线已经自己开了公司,出租屋已经换成了跃层公寓,细柳有了固定男友,连宅女娇娜都失恋两次。
金城武的职业描述,仍然同彼时一模一样。
红线看碟,红磨坊。金城武抱牢电脑,噼噼啪啪,不晓得干什么。
红线提高声音说:哎你来听这歌儿,真挺好听的。她唱给他:女人变老,男人变冷酷。
金城武从电脑后头探一个头,轻轻一笑:宝贝儿,你怎么会老?说话间电眼横扫,空气里一阵噼啪不绝。红线叹一口气,自己接着把电影看完。看到最后,泪如泉涌。她并未出声,倒是金城武噼啪的打字声不绝于耳,让夜更寂静,让爱更绝望。
过一个星期,红线出差,临行嘱咐金城武偷腥莫要被捉住。金城武把她拉入怀里,轻轻一吻。
然后那个男人把嘴巴凑在她耳朵边上,轻笑:在这里给你保证。又拉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讲:你听我的心跳。
红线甩手走了。
男人的trick,用一次感天动地,用多了,不过如此。
不过,这半年金城武也到底收敛不少。没失踪,没离家出走,没女人出现。乖的连细柳都讲:你确定?
红线用小勺子搅咖啡:说真的,这么多年了……我不知道自己是爱他,还是,只不过……习惯他……说到一半,声音渐次低下去。
细柳伸手过去,无言覆在她的手上。
爱是什么呢?
那么多年前,金城武同她热恋的时候,她觉得周身被爱包围,仿佛空气里都带着爱情原子。他们一起吃饭,仿佛一口一口吃下去的爱情深深的种在了骨骼里肌肉里顺着血管在全身流淌。那个时候,如果她对着别人吹一口气,那人都应该立刻被她的爱情醉倒。
爱到哪里去了呢?
红线出差回家,金城武失踪。
她在空空的房间里坐了很久。
然后她打电话给物业公司,打电话给阿姨,打电话给保洁公司。然后她出门,带着信用卡。
那天的晚上,她睡在新的床单上,辗转难眠。只好对着新买的一缸鱼喝了半个晚上的啤酒。
她对细柳说:小柳儿,你知道么?鱼的记忆只有7秒,7秒之后,他们就不会记得过去的事情,一切都又变成新的。他的记忆只有七秒……我的,很长。他可以七秒之后重新开始快乐的在鱼缸里游来游去,可是,对我来说,那鱼缸已经变了。
细柳握紧她的手。
不过,是忘掉一个人的爱,忘掉曾经爱过一个人。也许需要花比七秒更长的时间,可是,只要下了决心,就总会忘掉的。
她想想,笑道:那,你什么时候去逛西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