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翻看【呈城县志】找到的一些材料,此文的著述者不详,疑为都尉火器营工匠,这是夹在他本人著述的【开山火器谱】中的几页纸,这几页纸被编入县志的“散轶”文献,整理如下:
“卅月廿九日,呈城政变,叛军在都尉率领下攻击王宫,国王被侍从杀死,王子带领十余铁骑逃亡。
我本是国王的追随者,但忠于谁不忠于谁,对百姓并无大碍,只要有一口饭吃,忠于之类的事情原不那么要紧。
我本以为叛乱会很快平息,换一个新国王,总会继续过日子,便未作更多打算。谁知道王子带了邻国的军队前来复仇,都尉自然率军抵抗,他用泥砖瓦块将城门封死,只在城墙御敌。仗打了三个月,能上阵的男人都拼光了,七月里,城里快要断粮,都尉得知还有三天备粮可吃,便吩咐下去,将可以食用的战马、粮食、牛羊等等聚拢在一处,做成一席大餐,着全城人丁来享用。
我领了我的那一份,忙着给阿端送去,我知道吃完这一餐,怕就要倾城动员上阵了,我虽是工程匠,恐也逃不过这一劫,这份大餐,还是给阿端送去吧。
我寻着阿端,她家里也领了餐,正吃得火热,见我来,阿端就出来靠着门框和我说话。
我说,我把我这份儿送来,你们家里吃吧。
那你吃甚来?她问我。
我吃罢了来的。我撒了个谎,不想让人家知道我好像一份饭也要图个啥报答。
她就没说话,拎着饭进去了,回头跟我说,等天黑尽了,你再来吧。
我答应下来,转身往工匠营走,走了一会儿,就看见一街的人都在出来了,像鬼影子在飘,飘几步就倒下,嘴巴里吐出白沫死去,全城的人、包括阿端,都死去了。
都尉在大餐里放下毒药,他恐战事绵延,最终难逃一死,索性以全城殉葬,成全他的伟业。
我一个人在呈城飘荡,背上背着阿端的尸体,哪儿都是人,所有的水源都被污染了,我精疲力竭。
我想好了,等敌军破城,我就一个人站在大街上,手持宝剑,等他们的铁骑从我身上践踏过去。”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那个工匠的命运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敌军并未破城,就在全城殉葬的那个晚上,王子和邻国的军队连夜开拔,撤离了呈城外围,因为邻国也政变了,邻国一撤退,王子自己知道无力破城,便带着他的忠仆逃往漠北,在一个荒僻小镇建立了他的新王国。
呈城就这么封闭了一百多年,直到突然有人想起这座城池,派了探险队来探险,他们凿开城门,看到一街繁华景象,男人女人白衣如雪,空中桃花纷飞,满街走着白骆驼,城池中央的大十字街,守梦人正用一个大瓮揽梦,他们拿着大勺子,将一勺勺琉璃般的梦境盛进大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