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不想看这部电影的,两个我最喜欢的香港女演员,却无论如何也激不起我的观看欲望。细细想来,大概是因为题材过份雷同了,舒淇在《见鬼2》中已经惊慌了一回了,在此片中依旧要重复她的楚楚可怜,而林嘉欣也早用《救命》展示了一次丧心病狂。看片头时,依旧是很无奈,舒淇的苍白柔弱不改,倒是方中信,现在一改“高大全”的型男造型,变得越来越人性化,从《阿嫂》中的阿花开始就已经将心态放得很平,这次的绿叶同样出彩又令人同情。

        电影中的情节是平媒反复咀嚼过的了,亮点大概也就是林嘉欣美女的“怪物造型”了。林嘉欣这回走地戏路比《救命》更偏,角色很有发挥,林嘉欣无论是眼神、动作还是肢体语言都表现出位,相比舒淇的单一,她显然更占优势。但倒底还是伤在剧本的结构太普通上了,造就“怪物”的原因也算是深刻的,原来出钱买下木屋居住的居民们面对政*府收地拆迁而做出种种反抗,结果造成林嘉欣丈夫和儿子的相继死亡,这种打击终于令她难以承受而疯狂,她像一个黑色的幽灵,攀附在丈夫用血汗筑就的大厦各个暗道中。她的美丽被污垢损毁,整个人都渐渐迷失在一种极扭曲的状态当中,残酷的现实将她逼迫成“怪物”。因此,就题材的社会意义是不失尖锐的,但是并不新鲜,香港早期除去鬼片就是心理变态者犯事的故事,这种片子早已是拍了多次。

       自从《见鬼》出现后,香港的恐怖片就一心要往纯惊悚的路线上发展,反而忘记了早前天马行空一心只求恐怖不求合理的“纯粹性”。但是后来因为奖项的“刺激”,于是刻意地去挖掘所谓的人性与内含,反而伤了港式恐怖片应有的特色。于是恐怖效果变得极差,“惊悚”也成了一种无稽之谈。好莱坞式的悬念辅呈并不适合东方人的囗味,恐怖元素被具体化是最大的致命伤,为了突出林嘉欣的演技,电影用了大量篇幅交待了林嘉欣变为“怪物”后的种种心态,这不仅削弱了电影的恐怖效果,更使之缺失了惊悚悬念题材应有的神秘感。

         故事片不怎么深入人心的另一原因便是剧本太工整,没有什么硬伤,却是一直想着怎么样将故事说“圆”而非说“惊恐”了。这种行为令整部戏都失去了灵气,甚至两个演员的表演和后来的情节发展也没有丝毫意外之处。两个母亲都很“勇敢”甚至“疯狂”,到最后也总是被逼到惊心动魄。唯一令我真正感到压抑与恐惧的倒是那个孩子,小子路从一开始的害怕到后来的慢慢适应乃至最终居然认怪物为母亲,他的眼神变化尽管敷衍却出奇的贴心。孩子的无知有时也会令人心寒,子路最后奔向怪物的怀抱而非亲生母亲,也算是对日趋失去人性的社*会的一点儿控诉,甚至包含了某种温暖的同情。幸好有那个孩子,他所受的折磨不比片中任何一个角色要少,但是由于年幼的稚嫩,令我们的心都始终提起,为他的生死祈祷。

        大概到最后,故事如果没有“怪物”的灭亡也就“圆”不下去了,于是林嘉欣有了与亡夫幽灵交流的一节,造成了她最后的凌空一跃。好在结尾有孩子的另类表现,令两位女主角又有了发挥的余地,所以还算处理细腻。但还是掩盖不了整部戏的节奏欠紧凑,不多的几个暴力情节也很不过瘾,仅是方中信的偶然遇害处理也很一般,没有让我们感觉到“怪物”的可怕之处。

       看来这个《怪物》并不是被狗咬了手指才“伤”的,是一开始就伤了,伤在没有主次不分,本末倒置,没有搞清楚“惊悚”两字的含义就上阵了。林嘉欣虽是灵气四射,倒底还是无力挽救这部片子的失败,也没能将它情节之外的“硬伤”抚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