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乐评人,小说家,业余演员,职业酒鬼杨波先生出了小说集,为《眼中的梁木》。8篇小说。356页。

曾丹艳做的设计。祖咒写了跋。

卖30元/本。旧天堂书店有售。

image

附:

地上的盐,地上的光
                                 --------左小祖咒 

人类之所以这么快就有了宇宙飞船,是因为有人妄语二十世纪末这个球会毁灭,人类之所以有人妄语他的玩意儿是独一无二的,是因为他认为球已经毁灭!他同那个鸟预言家是一路货,在蒙事儿。那么好多艺术家去吃屎了,可我们仍然在吃大米,殊不知艺术家吃屎也受到过别的艺术家影响,后来的艺术家拌上了胡椒面吃,这总算有了变化。由此,我们相信没有艺术在今天是全新的,谁敢妄语我们就扇他耳刮子。好了,我们不伤害艺术家,艺术家是把百姓的疾苦反映给政治家解决的皮条客,是世界的良心。那么今天杨波仍然探讨着我们的狗屁生命。

杨波这本名为《眼中的梁木》的小说集里没有招人嫌的浪漫主义,尤其是《蹲》与《眼中的梁木》这两篇都处在蒺藜上能收到无花果的危险中,他还竭力让读者相信他就是谋杀者。那颗痛苦、激愤的心灵被喜悦攥在手中,又不失妙趣横溢,这令人动容。同时杨波用了施虐而实际温和的打敲产生的语言强度,似一股汹涌的无法竭止的岩浆,从疯狂过度到色情,把不同时空的各种生活片段淡入一个平面,不用连贯或贯彻连贯的情节,一事一议,逮哪儿写哪儿,一顿散打把人物置换后进行挪揄、涂鸦。它匪夷所思、不符合逻辑的狂想产生令人莫名其妙甚至直接捣坏视觉的文体,就这样梳出了一个不含保湿性发胶又向自己头上吐唾沫的中切式的自白与剖析的头型。

与众多杰出的小说家一样,作者深知优秀的小说首先须具备独特的语言。杨波的文字充满了魔性般邪恶的力度。他创造用爆发方式混合的良好感觉的谬论,这种潜在性对先锋文学的蔑视,有着童话般自动写作的表达奇迹。但这些过挑的语言如果作者始终沉醉于其中也许会影响以后的创作,他的语言过分刁钻,这不是对他的赞美,当然也会成为其语言风格。作者汲取了传统贵族统治者的美德,同时又用无政府主义者的眼光观察世界。无政府主义与国家机器势同水火,两者都象征着权力,使作者既是一个伟大的攻击者同时也是侍从的力量得到体现。

由于大胆拼贴,这本书会让读者产生混淆于市场经济与案件调查报告的错觉,这是作者对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产生的第三次浪潮的默认与讥讽。对于一个厌恶了成长,怀念少年蹲着时光的人,他面前的鸡巴世界当然是眼中的梁木。

如果说这本书有什么不足的话,我想杨波先生是不会拒绝壮丽结构的。如果英雄是战胜恐惧的人,那么杨波是噬啃恐惧之人。祝大伙儿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