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淡淡的植物味道奶油。它们顶在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球上。冰淇淋球浮在可乐上。奶油化掉之后,可乐变成一种奇怪的混合味道。

奶油。奶油顶在牛奶泡沫上,牛奶泡沫漂浮在咖啡上。奶油很快溶解在咖啡里,奶油令这些液体混为一谈,变成混合却和谐的味道。

护发素的颜色是白色的,每当他在浴室里,他用热水淋湿了身体和头发,清洗完头发,又涂上护发素,他会觉得那是奶油。奶油使一切变得顺滑。他变成口感极佳的男孩。谁来享用他?他又要奉献给谁?他不是很明确。他所知道的是,在他的生命中,那样的一个人,已经来临了许多年。他们生活在一起。

他们日复一日地生活在一起。因为天长地久的缘故,他们仿佛成为两株植物。那种幼小的,交织在一起的攀藤植物。芽叶细嫩,躯干柔弱。他们生活在温室里,只需要阳台窗外投射进来的一点点日光便可存活。他们活的很好,与世无争,有点避世的,生活在这个喧嚣城市的某一部分。

两个人的KTV,他们点播着张悬、陈珊妮,有时唱不好,就只是看看歌词,也觉得十分愉悦。那些感动的时刻,发生在不为人知的包厢里。回到家,他们看台湾大选的新闻,有人被枪击,左脸进右脸出。不同的地点发生着不同的事件,而人们活在拟态当中。

洗澡的时候,他想到奶油。是他还是他呢?那种奇怪的,又和谐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