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小太妹要结婚了。让我很吃惊!因为之前没有听她说过此类打算。
        曾经将你作为白马王子的孔迷一个一个从令辉星际里“嫁”出去了。
        认识你的时候,我们大都还是花季少女。之后就托你的福,很多家长不用操心孩子的功课,因为很多人都在努力着——考到北京见孔令辉。以至于现在,我听到身边的小朋友说要考到北京去吃梅花饺子时,我有多嫉妒,我们已经不再有这样的待遇了。是你,让很多美好的故事,也是今天美好的回忆,渐渐地发生了。
        记忆,像过电影似的在我的脑海里闪着。
        我们从家园搬到全乒乓。今天的家园,不再有我们的专栏了,而全乒乓的坛子里,也渐渐地静了,就连最后的火焰山——Q群,也渐渐被岁月这把芭蕉扇扇低温了。
        曾经的那些横幅,收在了不同的姐妹们的家里,不知道它们是否还在;也不知道她们是否有对着它们回忆那些日子;更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些横幅。

        近来很想你。这辈子,我都没有机会和你一起看国旗升起了。我想起05年的上海世乒赛,那是唯一让我到最后落泪的比赛。你知道吗?现在想起,依然热泪盈眶,稍不控制,它就会不听话地掉下来。我再也不能在阳台上看对面的小弟弟一边跺脚一边声嘶力竭地大喊“孔令辉,加油”。
        近来,我还总是想起04年接机的那幕:我们接的是英雄!
        近来,我还总是想起那个只有文字描述却总是让我掉泪的镜头:在训练室你累得睡着了,手里却依然攥着乒乓球。

        从你放下球拍后,就很难再在荧幕前看到你的身影,就算是渐渐发胖的身影。但是,我们一直都在。尽管,你没有再来坛子里和我们聊天,常大哥也没有再时不时地给我们带来你的消息。但我们依然还在。
        我希望你会想起我们,想起和你一路走来的我们,想起和你一起做公益活动的我们,想起身在他乡的信子……

        我在翻看以前的东西,看网站的成长,一些链接已经消失了,可是那些文字并没有模糊、陌生。星际安安静静的,不知不觉,我们的亲密接触——聊天,已经过了三年了。也许以后,会更少你的消息。但我希望你能够在有空的时候告诉我们,你过得好不好……

        “令辉星际”一直为i守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