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和梅子玩抽CP写(画)H,(在黑掉了第一轮的情况下)神抽到了表暗。
写完之后:
梅子:卧槽你居然写出这么小清新的H,61你还好吗61!
竜:我能看么?
我:这可是表暗啊!又不是游十!(梅子&竜:滚!)

外套从身上滑落时,暗似乎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当游戏的双手伸进衣下触摸到他敏感的肌肤时,他终于醒悟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暗下意识地抓住了游戏的手臂,阻止他继续在自己身上肆意侵犯,游戏抬起红润的脸庞望着暗,眼神中闪动着纯真的请求和难以抗拒的诱惑。

暗叹息了一声,默默地想:早知道坚决不让AIBO喝那么多酒了!随即被游戏扑倒在床上。

作为男人绝不肯退让的事,此时暗正在默默接受。说不清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自己太过宠爱AIBO而不忍心拒绝他,也许是因为他想知道AIBO以往的感受,也许……仅仅是因为那温润濡湿的舌头舔舐着乳头时的快感。

忍不住就嗯嗯啊啊的出了声。

游戏的舌头离开被滋润饱满的果实时,舌尖上挂着的银丝显得那么依依不舍。暗抚着游戏的脸,轻柔地说:“够了,AIBO。”游戏眨着眼睛,仿佛没有听到暗说的话,呓语似的说:“我只是……喜欢另一个我。”说罢双手熟练地解开了暗的裤子,伸手握住了里面已经被胀起的那个部位。暗的脸立刻羞得比喝醉的AIBO还要红。

“不要这样,AIBO,我还没有……”

游戏甜美地笑着说:“不要紧,只是和平时做的那些一样。”

暗有些困惑地看着游戏,此时他有点弄不清自己的AIBO到底是不是喝醉了。然而当柔润双唇下的坚硬贝齿紧紧扣住自己的分身时,暗知道那确实不是平时的AIBO。

有力的律动刮擦着敏感柔嫩的皮肤,比平时柔软的感觉更加刺激。不再小心翼翼的游戏大胆地用舌尖挑逗着暗最敏感的区域——他很了解,从之前的每一次舔舐中积累起来的经验让他能够完全掌握暗的喜好——很快就让暗的前穴口溢出透明的液体。

“另一个我觉得这样舒服吗?”游戏用舌尖勾去那些透明液体,又舔抹在耸立的分身曝露的青筋之间。暗只觉得从那里传来一阵令人晕眩的酥麻。

“嗯……喜欢。”暗这样回答。

“但是……”游戏说,“只有另一个我一个人开心,太狡猾了。”

“什么?”暗突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今天的主动权完全被自己的伙伴夺去,就算做出怎样的事也不会奇怪。心跳和不安一起加速,他不敢肯定自己是否能接受游戏对自己做出那种事。

游戏一点也没察觉暗的心思,说道:“所以,另一个我也来帮我舔那里吧。”

褪下衣物,游戏挺立的分身跃入暗的眼帘,暗张了张口,最终还是移开了视线。

游戏笑了笑,没有丝毫埋怨的样子。转而倒骑在暗身上,握住暗的分身埋下头。暗很吃惊的发现感觉变了,又变回以前的温柔甜美。

“AIBO,你到底……”

“我只是,喜欢另一个我……”

暗不再说话,轻轻握住游戏的分身。游戏身体微震,然后乖顺地向后挪了挪,让暗刚好能够到自己。

甜蜜的白色液体喷射而出的时候,暗想:

只要喜欢对方,弄污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END-

======================
梅子,你的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