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了。

第十四章了

传送门s: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The Changeling
By Silver Spider 
原地址: http://silverspidertm2.livejournal.com/267329.html

  作者的话:这一章不需要什么备注了,我只希望它能够符合大家的期待。请欣赏和评论。

在这几秒钟的沉寂当中,迪克可以假装那件已经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或者杰森早已知道这个事实而且他奇迹般地……接受了它?不,这已经不是暴雨前的宁静的级别了。现在降临在厨房里的这种完美的寂静,是一场飓风的前奏。他利用了这最后的珍贵的几秒钟赶快让那两个孩子离开视线范围。他悄悄地,但是也坚决地,命令蒂姆带着达米安去楼顶上,而且在那里一直待到他上去找他们为止。因为只是把他们送到另外一个房间去可不行。这一次不行。

一开始,杰森只是瞪着现在已经一片空白的屏幕,好像还没完全理解他刚才看到了什么一样。但是迪克觉得并非如此。他小心翼翼地朝他的兄弟走近了一步。


“他……”杰森尝试开口但是他连声音都无法连贯地发出。他吞咽了一口然后再试了一次,眉头皱了起来,“他还……他还活着……”


“被监禁在阿克汉姆。”迪克试着回答,尽管他很清楚这回答几乎毫无意义。


“但是……他怎么会还活着的?”愤怒还未降临,杰森现在看上去只是……疑惑。
他向他伸出手,可是他的兄弟猛地一下避开,力度大到让迪克跌跌撞撞地后退了一下,不小心碰倒了一只杯子。它砸在瓷砖地面上,碎片飞的到处都是。而这个声音一定把杰森从混乱当中惊醒了。当他开始移动的时候,迪克以为他大概会一拳朝他挥过来,但是他握紧的拳头却结结实实地砸在了摆柜台上的咖啡壶上。谢天谢地那里面几乎都空了,但是裂开的玻璃碎片立马在他弟弟的手上划出了多道伤痕。


迪克无法坐视不管。他不顾自己会被怎么样,用力地抓住杰森的肩膀并强行把他的身子掰了过来,直到他们俩面对面。他弟弟眼中的神色吓到了他。那已经染上了不止一点点的疯狂。杰森挣扎起来,而且他的力气远大于迪克记忆中的样子,但是他还是不顾一切地抓紧了他。他不能让他的弟弟继续伤害自己。


“杰。”他用尽可能冷静的语气说,正如6小时之前杰森看到蒂姆时那样。但是叫他冷静毫无疑问只有反作用,所以迪克只是简单地说,“呼吸。”


霎时,杰森停止了挣扎,像看着神经病似得看着。“‘呼吸’?你在对我使用镇定技巧?我不想镇定下来!我只想知道为什么那个杂碎还活着!这怎么可能!”


迪克吞咽了一口。他应该说什么呢?‘他们不会对一个彻底的精神病患者下判决’?杰森当然知道,但这不是他真正想问的。他甚至无法想出一点点能够让他弟弟感觉好一点的说法,但是他必须做点什么。因为剧烈的挣扎和他一开始暴发时的猛烈动作,杰森还未愈合的两个伤口又裂开了。迪克甚至能看见鲜血渗出绷带染到了他借给杰森的衬衫上。他必须要立刻控制住状况。


“我们打电话给布鲁斯。”他突然提议,“就现在,我们给他打电话。你不需要说任何事情,只要……只要听一下他的声音。”


昨晚-该死,甚至几分钟之前-那样做的意义就会完全不同,但是现在这只是为了平息杰森的怒火。伴随着一声几乎不像是人类的嘶吼,他挥手一把扫过台面。杯子和碟子以及餐具干燥机纷纷摔落砸碎在地板上。迪克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个正常的反应——他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在想那堆东西里面有多少刀子这个问题。不过他也留心到了杰森虽然在破坏着他能够得着的任何东西,但唯独没有对他出手。这表明还有希望。说明了他至少还残留着某种程度的自控能力。


“来吧。”他尝试着引导杰森去起居室,那里会有更大的空间和更少的尖锐物品。杰森后退并甩开了他的接触,不过还是自己大步走了过去。这一会儿,迪克觉得可能没事了,也许他会让他打电话叫布鲁斯过来,让这个灾难顺利地结束。但是当他想要拿起电话的时候,杰森突然喊道。


“别碰那个!我为什么要和他说话,哈?他又为什么要在意我有没有回来?”


站在布鲁斯的立场上,迪克几乎感到痛心。“杰,他就像……”不,不是像,“他是你爸爸。他爱你,想念你,他一定……会非常高兴见到你的。”


“高兴个鬼!”下一个发出响声的是被杰森一脚踢向砖墙撞得粉碎的咖啡桌。“我自从到了这里之后所做的一切都是给你们每个人添了麻烦!那么对他来说又有什么不一样?”


“你没有给任何人添麻烦。是的,我一开始是很吃惊,但是,杰,你能回来我是多么多么的高兴。”他看上去一个字都不信。迪克只好再次尝试。“要不我们现在就去高谭,这样你就能亲眼见证了。”


杰森的目光移到了房门上,迪克一下子就明白他在想什么了。他在杰森大步朝出口走过去之前就卡到他和门之间。举起双手,摊开掌心,拦住了他。杰森更加地愤怒了。


“我不去高谭!”


“好吧,但你也不是出去换口气的。”


如果让杰森步出这道大门,一定会有严重的后果,他对这个假设确信不疑。杰森现在怒气冲天,伤痕累累,甚至无法理智地思考。他可不会冷静了几小时之后再回来。毕竟这可不是靠换几口气就能解决的事情。至少这次是解决不了了。上一次都不算是解决。杰森并没有因为蒂姆的事情原谅他们,只不过是抑制住了他的怒火而已。


他瞪了一眼,然后想要绕开他,可迪克跟着移动,再次挡住了他的去路。他的弟弟立刻爆发。“你他妈滚开,格雷森!在我打碎你那张漂亮面孔之前!”


“杰,拜托!”他合起双手做出了恳求的动作。“拜托,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做。不要离开。不要让事情……不能让它又变得像上次那样了。我…我们…我们不能再次失去你了。”


杰森咆哮了一声,比起人类的声音更加接近野兽。迪克曾经看到过马戏团里的野生动物也有过这种表情,那些被关在笼子里却从未曾被驯服的野兽。它们一旦找到了机会逃脱,然后就会不停地伤害周围的人,以及他们自己。天哪,他真的不希望这事发生在他的弟弟身上。


“那达米安怎么办?”他试图和他理论,“你从他失去了母亲之后就一直陪在他身边。如果没有你他要怎么办?”


“他有一个父亲。”杰森吼了回去,“也许他会更加关心他的亲生骨肉而不是……”


“你知道这不是真的。”迪克用比他想象的还要严厉的口吻打断了他,“他爱着我们所有人。虽然我都数不出我们吵过多少次架了,但是我从来不会怀疑这一点。一次都没有。”


“是的,是的,你是对的。”杰森声音中的某些东西变得冰冷起来,变得如此剧烈以至于迪克几乎希望刚才的怒火能重新回来。“如果小丑杀掉的人是你的话,他就不会善罢甘休,直到那个杂碎被彻底被埋葬在地下。”


“他不会。我不会希望他这样。”迪克祈祷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有他希望的那样坚决。事实上他都不知道自己要是和杰森互换立场的话他会有什么感觉。他只希望能够为他的导师的理想感到骄傲——那个养育了他,他所崇敬的人。他小心翼翼地往前跨了一步。“杰,你一定不会希望他真的走上那条道路的。如果他真那样做了,他再回家的时候,你就不会再认得出你的父亲了。”


“为什么人们总要说这种狗屁不通的话!”


“因为这是事实!假如他杀了小丑,然后怎么样?那并不能让你回来。那也不会带走他的痛苦。什么都不会改变,但是现在你可以。没有人会…就这么忘记和替换自己的孩子的。”


“但他见鬼地就这么做了!”


“他接受了一个新的搭档。”迪克尽可能平静地说,“但是他没有忘记你。他会……他几乎每天都为你默哀。”即使他从来没向任何人承认过


“是啊,因为我是他最大的失败。”年轻人吐了口唾沫,“我敢打赌他是不是还做了些什么愚蠢的牌匾,写着‘杰森·陶德:优秀的小战士’之类的。”当迪克只能用无助的眼神看向他的时候,他后仰起头,发出苦涩的笑声。“哦,天哪!还真有那个,是不是?那就是我们所有人对他的意义;不是儿子,只不过是战士。完美的消耗品和替换品。”


“你错了。”杂技演员的声音变得安静而柔和。他不能再和他争吵了,也不知道怎么吵。“去看他,你就会知道了。而现在,我所能说的,就只是你是我的兄弟,而且爱你,不管你信不信。布鲁斯也一样。你根本不知道失去你对他意味着什么。他……没有言语可以形容。他几乎把自己的一部分和你一起埋葬了。”


杰森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儿,眼神气馁地看着地板。迪克希望他能看向自己。那些怒火他都可以接受,但是现在的情形他却一点都没法看透。他只知道他不能奢求任何好的转变。杰森紧紧合着下巴,双手握拳摆在身体两侧。当他终于再次开口说话时,他的声音冰冷而苦涩。


“他如此爱我到他能埋葬我,但不是杀我的人。他能亲手把泥土盖到我的棺材上,却不能把那家伙埋到土里。”


尽管话是如此,但是他看上去却足够冷静到迪克敢于上前伸手搂住他的弟弟。杰森没有回应他的举动,当然他也没期待他会。他只是没有任何反应的站着,但至少能让迪克抱着他,只要年长者关心并坚持。但是他的兄弟依然感觉冰冷。如此的冰冷。迪克几乎为他感到心碎,但是他知道自己没什么可做的了。他只能希望等他们回高谭的时候,布鲁斯可以说服他。


他身体往后退了退,但是仍然抓着对方的肩膀。迪克直视着他的眼睛,即使杰森仍然不肯看向他。就现在而言,情况只要不变糟,那就还算好。


“杰。”他温和地说,“我现在去楼上叫蒂姆和达米安下来。然后我找些衣服,帮你换一下绷带,然后我们一起回家。我们全部。好吗?你能在这里待一会吗?就一分钟,我保证。”


他除了把对方的沉默当做默许以外别无选择。在关上门之前,迪克停顿了一下,手还握在门把手上,他回过头来再看了他的弟弟一眼。杰森还是一动不动,所以他只能对着他背影说道。


It’ll be okay,” he said quietly. “He won’t beat us now that we’re all together. We’re not going to let him win.”

“一切都会没事的。”他安静地说,“当我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他是不可能战胜我们的。我们不会让他赢的。”

(译注:这里我不知道迪克是在说谁,想了半天,应该是指小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要在这里提到小丑……唔……所以先保留原句吧)
他用了5秒钟,两级并一级地跑上天台,但是花了整整一分钟说服另外两个现在回公寓是安全的。达米安要求知晓一切实情,于是最后,迪克索性一把抓起那男孩然后把他抱了下来。之后再用了15秒钟回到公寓门口。他看着敞开的大门,发誓他之前肯定有关上门。
而杰森并不在视野中。


迪克叹了口气,都没有力气去恐慌了,也有点见怪不怪了。蒂姆观察了一下房内的破坏状况,轻轻地吹了声口哨,迪克不禁在想,现在那个少年是不是终于明白杰森和他想象中的二代罗宾的形象有多大的不同了。他不希望打碎少年心中的好印象,但是他们总得面对现实。达米安推了推他胸口,于是他极不情愿地放下了最年轻的孩子。孩子环视了周围,然后带着充满疑问的眼神抬头看向了他。


“杰森在哪?”


他开始思考他是不是应该分出一点精力给这个孩子,来向他解释杰森的失踪是怎么回事。这样会好一点,迪克干巴巴地想,至少不能给那孩子造成自己被抛弃的错觉。他现在对杰森的盲目怒火感到火大,尽管那并非事出无因。他也很生气蒂姆没神经地出现在这里,尽管他一开始就应该听信他的话。他甚至对布鲁斯也感到愤怒,因为…他没什么超能力也不会预知到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迪克又叹了口气,揉着他的前额。他真正应该气的其实就是他自己。


“呃,迪克?”


他的思路被蒂姆的声音打断了。那个少年脸色苍白地指着他的衣柜,那个放着他的夜翼制服,电击棍,以及一些其他特殊设备的。迪克瞪着哪里。那个怎么会被打开了?!
“这个柜子有一个安全密码锁的。”他抗拒地说,更多是对自己而不是对蒂姆。
少年看了他一眼。“你的密码还是‘秋千’吗?”迪克瞪着他。“是不是还和几年前的一样没变?”
当然!迪克简直想踹自己一脚。哪个心智正常的孩子在猜出他的哥哥的密码之后还会告诉他他已经猜出来了呢?他一定是世界上最蠢的白痴了。但是当他走向哪个橱门大开的柜子前时,迪克忍不住皱起眉头。杰森拿走了什么?制服还放在那里,其他的钩锁也在,还有电棍,还有……哦,不……


他们家里有一条不用明文的规矩,出于对布鲁斯的敬重,任何被他训练出来的人都不会在战斗中使用火器。除了迪克,他确实有一把,尽管不是他自己的选择。手枪是布鲁德海文警察局的标准配备,而他只在他的日常工作中佩戴,从来不会在做夜翼的时候用。所以那把枪不是在他身上,就是被锁在柜子里。


现在杰森走了,连同那把手枪。

直到那一刻,迪克才真真正正地意识到,不行,他已经没法再靠自己的力量处理好这事了。


  Next
 ——————

吐槽:因为大少和二少都太作孽了于是我也不吐槽了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