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本打算跑步,无奈困极,10点不到便睡着了。梦到北川回来,一群人一起玩一起吃一起睡。我家成了集体宿舍,老计来玩没享受到最惠国待遇。朝天宫变成了一个小山坡,连接大大小小建筑的是被行人磨光发亮的青砖路,下坡没人走路,直接用滑的,再好的刹车也没用,自行车高速下冲。一切源自昆曲,最终又与昆曲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