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昨天要组织集体活动,我和弥散6点钟到阿牧家集合,决定就近吃饭。给尹亮打了电话,他说雷子约了7点在新豪运边上的江西土菜已经设席,我,弥散决定去无名高地看爵士,阿牧决定居家一晚,所以不想去江西土菜了,问尹亮过不过来吃,尹亮也答应了。之后我给尹亮打了4个电话,发了5条短信,确定吃饭时间地点,他一直说好的,你们先吃,我一会过来 。
结果我们边吃边等,8点半左右吃完实在不来回家了,尹亮打过电话来说:我和刘江在去新豪运吃饭的路上,你们也过来一起吃呀!
那么这之前一直跟我说过来吃饭的,和这个建议要去新豪运吃饭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我不由得联想起,上次说要狗那事,我把狗放别人家寄养了一个半月,人家天天催着去拿,但尹亮死活不去,人家给了一个最后期限,今晚去拿,不拿拉倒,好不容易把他说动去拿,给人一来年系,听说要去人家里去取,又缩回去说不要了!!
最后,是我把人给得罪大了~,再不理我。
我又不由得联想起
上个礼拜,尹亮同志苦苦要求我家老黄给他修电脑,周末我和老黄下班7点前往,尹亮以写稿子为由,让我们在外面看电视,一直到快10 点,终于写完,开修。修完电脑吃完饭,已是半夜,老黄把自行车骑回去,我们就在半夜就着风沙,骑着小车从二环到四环,我受风着凉,嗓子肿了一个礼拜……
在尹亮的传染下,其他人也开始不靠谱起来,受毒害最深的是玄弥二老,吃MIDI饭11点半开始,玄弥二老2点半来,人家都收盘子了,过两天郝舫请吃饭,约12点,一点半俩人才来 !作为家长的尹亮,只教会了他的孩子们这些不良习惯!
在此,作为晃点周刊主编之一,我必须严肃地跟尹亮彻底清算一次!虽然你很可爱,但也很可恨,随着时间的增加,我们对你恨的成分在增加,爱的成分在减少!!一个从来不起带头作用的主编怎么领导一个先进的团队?没有任何时间观念,你让晃点周刊怎么在江湖上立足?个人作风有问题的你,要把晃点周刊带到哪里啊,带到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