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Trads的最后一节讨论,我本想带给相机,给大家来个合影,但是我终究还是不想做太出轨的事,在犹豫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讨论后大家一起去酒馆喝酒,我发现历史人类学的两个姑娘原来是一对恋人。我的英文跟不上他们的讨论,我就在那里安静地听,适时地笑,我仍然是那个腼腆安静的黄种人,和初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我已经获得了很多尊重,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Gillian对我的研究计划很满意,她把写给我的信抄送给了Erik,我满心欢喜,又受宠若惊。

我的心里始终充满了感恩。在过去的几个月,我经常感恩于我所拥有的一切。我感恩麦朵,我的父母,以及命运对我的眷顾。我是十年来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中国人,当曲终人散,拉拉姑娘给我一个拥抱时,我再次想起我所受到的恩宠。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