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有些障壁,是捉摸不清,也打透不得的。就好比你永远不会明白那个美丽的姑娘看上了隔壁桌的臭小子,别人也永远没法明白你的爱情是由何而起,因谁而生,为甚而亡。这本是上帝造人留给人最基本的力量,让我觉得我还是我,你虽然往往不像是你,却仍能有一个模样,在我脑际。而人与人之间,也就是在这样的捉迷藏般的嬉戏,告别孤单的恐慌。

凌晨时分,寒风吹得人无处落脚。零零落落,就像这街道里面的行人锁眉收肩,嘴里的词语也变得短促而不求工整。一言一语,谈论的是美好的爱恋,却在这个冬夜被剥去了所有风花雪月的浪漫外衣。上海的冬天不冷,我们却都已经发现彼此都站在了一个冰冷的角落。

我诚心斥责你,也宽心接受你们的诘问。我们把新鲜的狗血撒到空中落到身上,一身的气味,没有让我们屏住呼吸,却在此时开始大口喘气。一盆狗血,竟然就融化了我原本觉得牢不可破的障壁,让我们莽撞神勇地冲了进来,冲到彼此的世界。

我在梦中拿着心里的尺量了一量,你那儿,的确没有什么让你转身的余地,关上的那扇门,也只能等来日它自动开启。环视周遭,我好像在茫茫丝路,虽然一望无垠,八达四通,却亦不可走错一步,危机四伏。让我继续走吧,因为我的心中并没有一个罗盘,你递给我的,我并不懂如何使用。

墙里秋千墙外道,一盆狗血,打开一扇窗,一餍心中压不灭的念头,最终还是要让自己的眼光,折射你的世界,看清真实的方向。

张悬 - 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