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谁离开谁,去干什么,留下的那个多半比较郁闷。

自从麦朵订了周日的机票后,我就看着她的签证唏嘘不已。过去的几十个小时我都非常的不开心,这种焦虑在看了百万富翁后严重加剧。我在网上搜印度的旅游安全,满眼的爆炸、抢劫和强奸,据说印度民众普遍喜欢东亚妹,我瞅着麦朵的小身子骨,心里面只一个愁字了得。

我原来觉得次大陆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显得牛比,满是殖民情调。不过现在担忧远多于期待,麦朵同学第一次自己出国就去了这么个高难度的地方,这段时间我得吃素,争取多积累点功德。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