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侦探福尔摩斯的新成功

 

    2012年1月15日,《大侦探福尔摩斯》续集《诡影游戏》在国内正式上映了。凭借强势的前期宣传及影片本身的独特魅力,上映首周便取得超过6500万的票房成绩,并在短时间内实现票房过亿。

    连续两部福尔摩斯电影的票房成功不仅挽救了影片导演盖·里奇——这位并不高产的好莱坞怪才岌岌可危的导演生涯和票房回报率,甚至逐步将其推向电影事业新的高峰。同时“沾光”的亦有曾经劣迹斑斑的小罗伯特·唐尼及近年来事业平平的英国影星裘德·洛。

 

创新融合的个性故事

承袭了第一部影片中“盖里奇式福尔摩斯”的独特风格。《诡影游戏》开场后短短数分钟的一段动作戏便让观众们忍不住惊呼“那个非主流福尔摩斯又回来了!”

伴着福尔摩斯最著名宿敌——莫利亚蒂教授的悄然登场,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我们跟随电影镜头快速横跨欧洲大陆,辗转多国之间,神展开的复杂情节使人目不暇接、欲罢不能。而那些熟悉原著故事的观众则会惊喜的发现,即便眼前的这位侦探恐怕连柯南道尔本人都认不出来了,但影片的主线依然跟随着小说的脉络不断的发展。

 

精致瑰丽的全新视效体验

尽管放弃了眼下最热的3D特效技术的使用,但这丝毫没有影响盖导对电影中画面质感的表现。进而延续前作风格,在现代高速摄影技术的帮助下,捕捉到了更多细致入微的画面信息,推动视效表现手法的极致化。而这一技术,也反复在影片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在逃离德国郊区森林的一场重头戏中,轰鸣的枪炮声和着满屏不时掠过画面的子弹、大炮。导演在此处大量使用被称为“魅影”的高速摄影机拍摄,将原本只有一秒的画面拉长延伸数十倍。子弹擦过衣服,击碎树干飞溅出满目碎屑,乃至整棵大树的迸裂和被炸起泥土在空中划出的弧线,无一不被精确捕捉和放大,以不同以往的华丽形态呈现在观众眼前。如此诡辩的慢镜头处理,加之穿插其中的大量快速剪辑,极致细腻的视效体验全方位刺激着观众的神经。

 

角色的新角度

据统计,‘福尔摩斯’这个角色累计已被全球超过75位演员所扮演。如何在众多的演绎中跳脱出彩?显然盖里奇和小罗伯特唐尼已经做到了!把准新生代观众‘脉搏’,将传统推理探案和近代武术格斗充分融合——高度娱乐化的诠释对电影的成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这个“侦探会武术,谁也挡不住”的时代里,小罗伯特唐尼所扮演的福尔摩斯显然有着迎合现代大众口味,同时结合主流与非主流审美的本事——有别于Jeremy Brett高度忠于原著的经典形象,也异于BBC夏洛克纯现代化简约方式的演出。疯癫,活跃,近乎神经病却又感情细腻,外加一点冷幽默的独特气质,使观众迅速接受了这样一个几乎时刻挂彩的名侦探。

而由裘德洛演出的华生医生,也不再只是跟在大侦探身后只会拍手称好,‘二师兄’一样的传统“小角色”,这一次他和福尔摩斯站在了同一高度,和大侦探一起被并称为了“双雄”。甚至成为推动和影响剧情发展的关键人物之一。

 

出彩的新‘关系’

其实早在第一部电影上映的时候,关于福尔摩斯与华生“暧昧不明,基情四射”的说法便已甚嚣尘上,成为了影片众多亮点中的一抹异色。

而到了第二部,各路媒体甚至从宣传伊始便毫不避讳的指出福尔摩斯和华生之间存在疑似‘断背’的种种‘证据’——导演意味不明的情节设置,加之‘色艺俱佳’的两位主演戏里戏外各种卖力‘搀和’,让‘基情’火花更是迸射的熠熠生辉。这一切,成功吸引到了大批‘非传统观众’的追捧和关注。对电影宣传及票房显然助力不少。

诞生于十九世纪末的福尔摩斯居然迎合了众多现代宅男腐女的‘怪咖’口味。恐怕也是原作者始料未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