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单子都接近尾声了。忙里偷闲,一个人开车回家了。站在窗口剥了一个橘子,楼下礼拜天里的断断续续的钢琴声和幼儿园的孩子们嬉戏的声音 让我真实的感觉到这个下午的时光。

我试图在孩子们群里找到我的儿子,可是等我橘子吃完的时候还是没有找到,而一个小孩看到了我,有时感觉小孩都很像,那种眼神和感觉。 

当我要关上窗户时,发现了窗台一角的 肉锥 开花了,仔细观察了,有种歉意 因为夏天以来我还没有喷过水,现在它经过夏日的休眠苏醒了,甚至因为缺水而显的干扁皮肤的表面带着褶皱,但是依然把它的花给开出来了。

因为这花朵 ,我把所有的 植物都浇了一遍 。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