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太多人写马尔代夫了,或许是再怎么写不外是海,岛,酒店,风景诸如此类,到达之后,亲眼目睹,还是觉得美不胜收,造物主总是有所偏颇,即使我总是赞美他的公平和公正。

image

从机场往岛上的快艇,妹妹凄凄婉婉要回家,姐姐在安慰她

image

当快艇接近目的地,正赶上一场婚礼,是一对来自香港的有情人,出门遇吉人,开年逢吉事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马尔代夫的日子闲散得恍如“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在起初选岛的时候,我们就避开了热门的游人如织的岛,所以从上岛开始,虽然会在码头看见每天都有人来有人走,但感受到的却是静静地,淡淡的,不急不躁的,时间停滞在马尔代夫,杨过和小龙女一定是隐居在这样的神仙地,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能衬得起郭芙那神仙般的大哥哥和大姐姐。

入关的时候,海关人员已经告诉我说左儿右儿是到马尔代夫的年龄最小的中国人,在岛上,更是唯一的俩小孩(少年不算哦),岛上不管是侍者还是游客,看见她们俩都是微笑微笑还是微笑,连带着,总是有免费的水果,鲜花,甚至是刚从树上伐下的红椰子送到我们的房间。我喜欢那些笑容羞涩腼腆,眼神清澈无暇的侍者,我看着她们和我的宝贝们逗笑,玩耍,笑容总是不自觉地涌现。

4天,每天在潮声中入睡醒来,躺在沙滩泳池边看看书,吃点喝点,再集体睡个午觉,夕阳中,喂喂鱼,观观景,一天就过去了,不用赶着去什么名胜古迹,也不怕错过什么应时应景,就让我在马尔代夫发发呆吧。第一天,老D带着俩宝去游泳,结果三个人都晒伤了,即使抹了SPF50的防晒霜也没用,右儿白嫩的皮肤火辣辣的,直喊疼,以后的几天,我公公和老D还下海浮潜了,俺也第一次见识到了舟桥部队出身的公公的游泳技术image,女眷们通通歇了,娃们就算是穿上比基尼,也只是在树荫沙滩上耍耍罢了。

image


这是我们住的villa,因为带了孩子不能住水上屋,所以选了临海的沙滩屋,后门出来,沙滩,躺椅,吊床,齐全着呢,热带的我叫不出名的树在头顶遮着荫,还有不知名的鸟,起飞,降落。(TBC,因为小歪抽风,相册进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