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与她在一起,好似可终老。十二点不到的辰光,他又说,准备睡了,大家都早些休息。我于是听到许多尘埃的声音,纷繁地降落,柔软撒了一地。还有时间海洋,它带那少年向前疾驰,在动荡与冲撞间穿梭。到某一处,他忽然觉得安宁,匍匐在山脚,恬然入眠。落英在黑暗中起舞,少年的梦里,十七岁到现在,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