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心看得很焦躁。到饭否逛了一圈,发现很多id热热闹闹地复活。还有一些没有。看到之前最近的一条更新也是在08年初。忍不住动手全部删掉。自此,再看不到飞逝的时光和当年还能扑腾起来的我。

我总是,无法接受这些多年以前的自言自语赤裸地浮在眼前。其实也没什么point。就是矫情如斯忍无可忍。那时候真傻。每天都过得好热血。什么心事也没有。——其实也不是没有。只是当年大概觉得很重的事,都在这么一轮一轮心狠手辣的删空以后,自以为是地忘掉了。

笨人多忘事。健忘者多福。

这篇日志本来是在九点半时候写的。safari又把它吞掉了。跑去翻草稿箱,看到10月22号的日志,情深意重地说,话已如此,我也只好,深深祝福你,永不犯错,永无牵挂,永得自由。然后就是11月28日,我说,现在开始觉得,除了要做个清醒的,给力的,教人温暖的姑娘而外,还要适当的时候,狗血一点。譬如这个时候保小姐跟我说,我们以后在一起吧,话题绝对比跟男人在一起多。

可见一个人果然是可以有许多面的。此时彼时什么的,最不好了> <。

山有木兮木有枝。

饭否上关注了彭浩翔。喜欢死他了。

下去看普心。刷数学。再看普心。再刷数学。想到31号午饭之前就考得只剩12天后的一门生物了,再焦虑也要撑过去。

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