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我小时候书还是比较多,我记得妈妈买的《365夜儿歌》里:蚊子当医生,出门去打针;打的什么针?打的害人针。给它一巴掌,叫它医生当不成。重新念起给女儿,已是25年后了。那时每周末爸爸从山上教书回来,还会捎一本儿童画册,名字虽已忘记,丰富的图案——红的狐狸、绿色森林⋯⋯却永远印在脑海,许多许多年后上色彩课,画出来竟然也是这样浓烈的颜色。能记得的故事也有一些,最完整的一个是关于从印第安人那得到启示而诞生了缝纫机针,到今天每次看见缝纫机针,也常回想起土著人那只神奇的矛。

        后来爸爸给我订《小学科技》,几年下来有小小积累,一直认为是这本杂志培养了一个小孩的动手能力。到后来逐渐有更多的书,也去翻家里书房里的,比如叶永烈《小灵通漫游未来》,还有那些比我年纪大的书,以及扉页写着“打倒封资修刘少奇”的语句。再后来把人家闲置在楼顶过道的书偷偷一摞一摞顺回家,在一本《世界电影》中知道了希区柯克。

        一个孩子眼中的世界就这样慢慢拼凑起来,通过书,当然还有书本以外。起码一本有趣的书不可或缺,以好坏定义一本书未免主观和局限,以有趣来定义就有趣多了。女儿到了十个月,我们已给她备好一堆书,虽然不指望马上看得懂,刺激一下小脑袋也是不错的了。

进口原装书质量做得实在好,内容上更超越了国内那些“寓教于乐”的框框条条。
这些书全部在http://badyread.taobao.com购得。

image
image


有趣的黑板书,附带粉笔。和带闪粉的大开本绘本。

image

纸雕艺术家Robert Sabuda的杰作,将书中所描述的圣诞前夕点滴,一一转化为叹为观止的立体景象。这本书准备六一送给五年级的外甥女,刚好这天也是她的生日。我很惊讶现在的小学竟然还不如我们八十年代末,有专门的劳作课,每学期都会发一袋厚纸板纸模,可以拼装成各种物件,也有专门的课外兴趣小组,比如把一只果冻盒子做成一顶彩色小草帽。外甥女的学校连类似课程都没有,她贴在家里鞋柜上的撕纸作品还比不上我一年级的手作。都知道动手即是动脑,现在的学校怎么开发孩子的动脑能力呢?
image

忍者“wink”,画风实在精彩,作为设计师最钟情于这种民族风格应用到位的图案。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