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台山的三位小姐

三台云舍96号食堂
我们和三位小姐同桌吃饭

一位叫小雨
一位叫海燕
还有一位学生相的
刚才路上有国家领导人的车队
她是从虎跑路走路进来的
她们的个子好像都应该在一米六六以上

西施豆腐很好吃
白轧鸡也不错
海燕两次把筷子掉在地上
直到她的左手终于握住了一根中华
直到我们看她们相机里的照片
她们有的抱着树
有的在树后面藏起了一条腿
这让我想起MSN上兴安的签名——
跟我有一腿的小姐她的一只脚哪去了

后来她们都到隔壁敬酒去了
我们就开始议论起来了
只有小雨回来过几次
我们就有一点点失落了
鸡骨头也就不小小心掉在了地上
泉子说我们有点对不起她们
他那天穿了一条花的沙滩裤
裤子里面一定有和我类似的东西
比如说驾照和钱包
而我的驾照已经基本不用了
这是不是有点隐喻的味道

接下去的事情
回家的回家
去唱歌的唱歌
这之前夏白同志已经买好了单
夏白、泉子和我
从三台山路到龙井路再到玉古路再到丰潭路
对了 这一时刻的空气很新鲜
刚才是雷声大雨点小
我们说今天晚上不要开空调了
我回到家看了一页契诃夫手记
契诃夫说 不和男人交际的女人渐渐变得憔悴
不和女人交际的男人 渐渐变得迟钝
7/23

三台山的三位小姐

三台云舍96号食堂
我们和三位小姐同桌吃饭

一位叫小雨
一位叫海燕
还有一位学生相的
刚才路上有国家领导人的车队
她是从虎跑路走路进来的
她们的个子好像都应该在一米六六以上

西施豆腐很好吃
白轧鸡也不错
海燕两次把筷子掉在地上
直到她的左手终于握住了一根中华
直到我们看她们相机里的照片
她们有的抱着树
有的在树后面藏起了一条腿
这让我想起MSN上兴安的签名——
跟我有一腿的小姐她的一只脚哪去了

后来她们都到隔壁敬酒去了
我们就开始议论起来了
只有小雨回来过几次
我们就有一点点失落了
鸡骨头也就不小小心掉在了地上
泉子说我们有点对不起她们
他那天穿了一条花的沙滩裤
裤子里面一定有和我类似的东西
比如说驾照和钱包
而我的驾照已经基本不用了
这是不是有点隐喻的味道

接下去的事情
回家的回家
去唱歌的唱歌
这之前夏白同志已经买好了单
夏白、泉子和我
从三台山路到龙井路再到玉古路再到丰潭路
对了  这一时刻的空气很新鲜
刚才是雷声大雨点小
我们说今天晚上不要开空调了
我回到家看了一页契诃夫手记
契诃夫说  不和男人交际的女人渐渐变得憔悴
不和女人交际的男人  渐渐变得迟钝 
               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