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在家看完了馮小剛的《夜宴》,隨后就在網上瞥見鋪天蓋地的評論,點開一看,無外乎馮小剛太差了,夜宴太爛了之類。
   今天繼續在網上游蕩,偶然發現一篇批判當代導演界的文章,作者是誰,就不點名了,但是有一點,他這前半生,是沒有做過導演的。
   文章寫的如何,說不說都沒有意義。令我感興趣的一點,則是在他文章中頻繁出現的三個字“價值觀”。

 他文中的第二段如下:
   “……為什么觀眾無法入戲?簡而言之,因為些电影没有價值觀。”隨后,就是長篇大論關于價值觀的問題。
   我不盡懷疑,他的價值觀是什么?
   
   我們都知道,每個人所處的環境,所受的教育,所生活的地方都是不一樣的,不同的環境造就不同的價值觀,世界其實并不大,無外乎你、我、他,但你的價值觀并不等同他的價值觀。
   叔本華說:好的著作猶如一面鏡子,一頭蠢驢如何都看不到天使。
   那么,電影也是。

   你去看一部電影,根據你的學歷、你的素質、你的內涵、包括你的“價值觀”,看完以后,你覺得你能夠看懂多少,那是你自己所得。如非要挑戰別人的“價值觀”,那就是給自己背包袱。明明你的理解能力有所局限,你卻非要用你的淺薄去批判別人的高深。那無異于自取其辱。
   如你用你的“價值觀”去批判的不僅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是一群有所建樹的群體時,你的行為無異于將穢物往自己的胃里灌。
   惡心別人,那是你沒有公德心。
   惡心自己,那是你無恥。

   當下之國內電影界,一方面信息正在大幅度增長,導演們吸收了更為多元化作品;另一方面,看客們增長了更多的理解與審美能力。優缺并存,導致看客與導演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導演對題材的選擇猶疑不決,看客對導演的水準存在懷疑。整個電影界的體系瀕臨崩潰。
   
   還有,就是因為有這些批判國內電影的“專業人士”或非專業人士的存在。他們一方面沉溺與利益交換、商業操作、浮躁虛妄、低級趣味及信息垃圾中自娛自樂,另一方面又不肯靜下心來觀看文藝電影,所以造成文藝電影不愿意看,商業電影看了罵娘。
   無恥是無恥的殺手锏。

   導演們順著你們的意愿,想看商業電影,我拍,你看。想看美人裸背,她脫,你看。

   在如此的局境里,你們再站出來,扯虎皮拉大旗。談人生、談藝術、談理想、談價值觀。
   無恥是無恥的救命索。
   
   看文藝電影,你抱怨看不懂,那是你的“價值觀”還處在低幼狀態。
   看商業電影,你抱怨看不懂,那是你覺得商業的不夠徹底。也許她們脫光了,你就懂了。
   或許等你也脫光了,你就更有“價值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