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带来的侦探小说书上抬起头,就看到我亲爱的老板大人一脸不痛快的站在办公格子侧边。
虽然是只有两人的侦探社,特地设置可以躲在里面,无论是客户还是老板的都无法对我的所作所为一览无余的角落上不引人注目的办公格子,是入职时候提出的的待遇要求。
虽然有些反社会兼有躲懒的倾向,但是这样寒酸兼不稳定的雇佣条件,也只有我这种以“把家里蹲的场所挪到办公地点来,就可以逃避各种可笑的亲友规劝”为就职意向的人会接受吧?
于是在了解我所提出的要求而后大肆训诫了一通意义不明的“奴隶给我有点奴隶的觉悟呀”的惊人之语之后,因为实在没有第二人应聘(或者是应聘的人都被吓跑了?),老板大人留下了“你给我等着好看!”的警言然后以命令态叫我第二天早晨9点去上班。
我说,那种话不适合用来作鼓励新员工的欢迎语吧!
结 果是侦探的直觉(只限于纸上谈兵的层面)获得了胜利,果然是一家完全没有业务的侦探社,于是作为我就很满意的维持着雇佣关系继续自己的书海之旅,老板却多 多少少陷入了没有伟大事业可以满足其正义感的抓狂状态。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会勉强尽一些员工的义务,进行力所能及的低姿态逢迎和心理辅导。
唔……总之先解决目前的事态吧.
“ 那个,昨天独断承接了帮助第三者女性进行的男方财产调查的业务是我的不对,没有体贴的意识到社长的自尊心和正义感的脆弱性而影响了社长的心情,我原意再次 致以诚挚的歉意,关于这一点请务必归结为我个人的卑劣性,而不要顾忌现金流的紧张状况而进行自责,我这就打电话去取消业务……”
“做什么白日梦你这笨蛋奴隶!定金都被可恨的房东抢走了不是么!如果可以叫那女人自己去找房东要回钱的话再给我试试看呀!”
喂喂,交房租是法定义务吧……
“总而言之!”亲爱的老板大人拿出新收到的的宣传单扔到我的面前。
“今天要吃寿司!”
“等等,午餐自己去叫不就好了,虽然昂贵了一些但是社长喜爱就好……”
“公司没有钱了呀!给我垫上!”
“…………为什么要吃这么贵的东西呀!”
意识到钱包危机,我终于放弃卑下的姿态吼叫起来。
“突然想吃东西改换心情不行么!就算是借我也没关系把钱拿出来啦!”
(到此为止没后继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