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发生一些事让我开始反省我自己,首先我需要确认一下自己的内分泌是否失调,或者生理期即将来临。答案是:没有。
   再确定一下最近有没有发生让我倍受刺激的事。答案:没有。

   好吧,既让如此,让我来想想为什么现在自己的耐性快速流失?耐性去兮不复返。

   以前从不轻易在外面与人起冲突,觉得做人嘛,少惹点事,明哲保身总是好的。
   可是,可是我现在怎么了?任何人只要在我面前露出低俗、白痴、愚蠢的模样,我绝对绝对会立刻变脸。
   去饭店吃饭,问:小姐点什么菜。答:红油耳丝,耳丝切细,红油放多点。
   十分钟后,端上来的是一块块耳片,红油没有。
   见况不满,说:麻烦你让师傅切细点顺便放点红油好吗?
   这位服务员睁大眼睛问:是辣椒吗?
   是红油!
   
    再等十分钟,耳丝端上来,这次成了“耳丁”。红油啊红油,您老藏哪个旮沓里去了?
   小姐,洒点红油好不好??!!
   噢。
    继续十分钟,这位服务员将盛着红油耳丝的盘子放上桌子,回头瞪了我一眼,甩头走了。
    吃个饭原来也要这么费劲。

   前几天一个朋友来我家玩,在家里住了两天,说好去逛街,于是拖着先生,推着宝宝坐车去逛大街。逛了一天,心情不错,虽然钥匙丢了,脚板酸痛,但是不影响心情。
   天黑了,朋友说去物美超市买点东西回家吃。两人兴冲冲的跑进去,买了虾、青菜、卤味、薯片、话梅、罐头、以及两瓶大约4升的饮料。抱着两个大瓶子跑去结账。收银台的女人收了钱,给我一个塑料袋。将饮料放进去,拎起来掂掂,太沉了,会散架。于是问:小姐你能再给我一个袋子吗?
    这中年妇女将脑袋从钱柜里钻出来说,不行。
    我差点将手里的瓶子往她脑袋上敲过去。
    我说,为什么不行?
    她说,我们经理交待,一次只能给一个大袋子。
    我靠,整个一傻逼。
    行了,你干脆建议你的经理以后专卖塑料袋,一百块钱一个,说不定经理会感谢你给他指了一个发财的门路请你做他儿媳妇呢。
    这老女人也脸红脖子粗,说:反正这是我们经理要求的。
    就这样还开店,趁早卷铺盖回家掏大粪去,说不定还能拿个劳模之类的。
    
    说着我拉着女友走出门去,走出门口一股冷风吹过来,打了个寒颤,冷静了点。女友在旁边直愣愣的看着我,好像不认识了似的。
    我苦笑,别这么看着我,我也快不认识我自己了。
   

   我在找原因,我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不懂得拐弯抹角——说错了,是懂,但做不到。
  越来越像个孩子,和我女儿一般大小。率性而为,想哭就哭想闹就闹,不再隐藏自己的情绪。
   这因该是件好事,可是,这放在孩子身上,你可以说是纯真、可爱、坦率、单纯。
   放在我这个二字开头的女人、一个孩子的妈身上,那就是——疯子!

   最近不太想出门,每次出门都会冲撞到人。
   今天也如此,下午和先生还有宝宝一起去超市买食物,应为要过中秋了嘛。
   在超市卖化妆品的地方,将宝宝从车上抱下来,让她自己玩我在挑选洗面奶。东西挑好了,准备去二楼买食物,小家伙在一个架子上将染发剂往下拿,我牵着她的手说走了,她还是想玩,可能是染发剂的包装很漂亮的缘故,我拉着她的手往前走,她小脚一时没有转过来,就坐在地上了,这因该是很平常的事。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商场服务员,拉着宝宝往起站,嘴里唠叨着,你下手怎么那么重啊,把小孩胳膊扯了。

   什么人啊?什么我下手重?我哪里下手重?我自己的女儿,我不知道心疼吗?哪里轮得到你来多事?我将她完好无损的养了一岁多,难不成虐待她了?听她那口气好像她才是孩子的妈,我是什么不负责任的阿姨保姆什么的。
   真的是受不了。当时也没多想,只是觉得这话听着刺耳。于是冷冷的问她:你说什么?
   

   不多写了,最近碰上的这些烂人烂事,简直让人恶心透了。而且不止一次两次,简直太多了。出一次门要碰上两三次。我真的不想出门了。要么把这些人的嘴巴全部封上,省得糟践自己的耳朵,也糟践众看官的眼睛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