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什么可写的日子里,我决定转一篇邓小丹同学的博克:

===================================================

当我惊觉我的20多岁的年华已过去了快一半的时候,

大片大片的小蓝帽花,正在草丛中摇曳生姿,德州又迎来了崭新的一个春天。

我忽然就有了前所未有的慌张,我只想奔跑。

为什么我总是要奔跑?为什么我总是用我的感觉带领我的脚步?为什么我心里那么多理想国?为什么我总是要做梦?为什么我永远觉得这些梦完美纯洁不可一世?

会不会我只是如那些成熟伟大的人千百次的指出的那样:

其实,我只是幼稚而已。

那如果我继续放任我的幼稚,执拗,理想主义,它们会把我引领到什么地方去呢?

可是,我是那么的喜欢奔跑着呀,从码头,到原野,还有沙滩,还有太多的地方要去,

我要快乐的跑着,

在奔跑的过程里,我想我已获得了我想要的人生。

image